Monday

文章汇总戳tag“Monday的胡言乱语”基本全在,产出只能老福特内转载谢谢谅解
希望戳进来的每一个你都能在这里得到开心
说万字就万字,说失踪就失踪
从来不是什么正经写手,相逢即是缘特别好勾搭
最讨厌星期一了

[KK同居三十题]3讲真这个更新速度我是对自己服气的

脑洞系列含私设
6.永不忘的手机号
“啊?不是吧,你们平时都不打电话的?”嘉宾是来自一个亲密的组合,坐在前面一问一答的时候惊讶地回头质问两位爷。
“嗯对啊,我们连手机号都不知道的。”堂本刚歪靠在沙发上,做节目的姿势相当随意,小小的一团萌的不得了,大爷一如既往歪脖子要把同事盯出洞来了,听见同事这么说便附和说:“嗯是啊,两个大男人打电话不是很恶心么”
嘉宾看着大爷理直气壮地样子莫名心塞。
拜托,你们至于真把三不原则念叨到现在吗?光一你必生的演技都给了三不原则吧?追着你拍多啦吗的导演都会哭晕在家吧。
三不原则是怎么开始来着?哦,刚出道那会子传解散传homo的言论甚嚣尘上,后来不知道哪家杂志社拍到了什么要命的东西,Jonny桑用重金砸回来消息,据知情人传出来可能是堂本光一和堂本刚深夜在公园的接吻照。之后不知道Jonny桑跟两个堂本说了什么,那个季度就传出来奇迹般的三不传言了。
嗯,互相不知道手机号码,从不一起出门喝酒吃饭,从不去对方家。送人回家过但只停在停车场,没经过门却知道哪一家的灯是相方家。嗯,你还知道电视机上有米老鼠,知道光一家浴室地板滑。
不,我们没去过啊。
好有说服力的样子。和秃子这个梗同步。
尽管没多少人相信,可是看两位爷多少年还在尽职尽责地记住这个段子维持人设,也就只能故意忽视他们说漏的那些嘴了。
可是有一次堂本兄弟出韩国外景活动中西川贵教拿着光一的手机玩,还没来得及感叹光一手机通讯录里边的大物就惊讶地说:“哎?你还真没有tsuyoshi的电话啊?!”这一嗓子把其他几个人都喊过来了。南哥一脸不相信地凑过来瞧,嘴里念叨着怎么可能,然后想到什么般一把抢过堂本刚的手机就开始翻通讯录。
“不是吧……你们玩真的?!”南哥瞪着大眼睛,堂本刚云淡风轻:“不是早就说没有了么,你们为什么不信?”
“……”高见泽南哥教主daigo大眼瞪小眼,两个堂本还在埋头苦吃。可拉倒吧,你们天天跑火车都跑到月球上去了,谁能知道你们哪句话是真的。
这一播出原本没多少可信度的三不传言陡然成真,多少年没再传过的解散又被各大报社不厌其烦地报道一边。KK粉们挠心挠肺就怕这两位爷有什么不合。一众人操心到不行。两个当事人倒是一点没被打扰,每次节目里被嘉宾问堂本刚说没有堂本光一就跟着说没有,界限划分的相当清晰。
“这醉成这样了怎么开车啊?”一次J家聚会结束,toma费力把前辈背起来站的摇摇晃晃。真是的,前辈也是任性大发了红酒白酒啤酒混在一起喝不喝晕过去才怪。润润哭笑不得摸出来前辈的手机,凑过去问:“光一桑,可以给谁打电话来接你么?”问半天光一闭着眼睛不吭气,润润捂脸,正发愁忽然光一嘟嘟囔囔报出来一串号码。龟梨惊奇地盯着润润,润润赶紧播号。
“这是谁阿?”toma小声问,“前辈有女朋友了?”
“嘘!”
润润不理睬旁边的活宝,咳了咳,电话接通还没说话那边一个黏黏糊糊的嗓音说:“kochan?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依稀还有几声狗叫。
润润,龟梨,toma:“……?!”
“喂?”那边狐疑,声音简直不要太熟悉。

凡同台演出过的都不会忘记那一年被这个嗓音杀麦支配的恐惧。
润润被兄弟坑,推过去结结巴巴说:“尼桑,我是jun,koichi桑在酒店喝醉了,您能接他回去么?他刚刚报的您的号码来着。”润润战战兢兢听见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嗯了一声,要了地址就挂了电话。
深夜两点,润润和龟梨架着喝的晕头转向的光一站在街头瑟瑟发抖。依稀有深夜路人路过几个娃还帮着挡脸。半小时左右一辆出租车停在路边,带着黑色口罩蒙的严严实实的堂本刚板着脸走过来。“喝了多少?”堂本刚严肃地盯着往自己身上乱蹭的光一。“唔……两瓶?”
堂本刚咬牙切齿把堂本光一推开,“站好!”晕乎乎的光一居然还能听话,乖乖立正润润忙着在旁边撑。堂本刚伸手从他衣服口袋里面摸出来车钥匙,让润润扶着人等着,自己把光一的雨用保时捷从车库开出来,让人把光一丢上后座,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龟梨:“……谁说没电话来着……这不是背的超级熟么?”
润润toma:……
人家的夫妻小情趣谁知道呢?

7凝视对方的眼睛
堂本光一的歪脖子病从小好不了。二十几年堂本刚没被同事盯出来洞真命大。业界摄影师早就达成共识,世界上最难拍的就是堂本光一的正脸。但凡是堂本刚坐在旁边堂本光一能把整个身子都侧过去,机位什么的你爱拍不拍丝毫没有自己在做节目的自觉,全世界只乐意看相方。不仅如此,做节目的时候也是各种展现堂本大爷的神走位,把嘉宾往边上挤自己黏在刚的身边,就是staff伸手制止他也要倾着身子越过嘉宾盯人。
嗯?你说为什么只有大爷盯,吱呦为什么那么淡定。
kinki 对视会出事kids,这个名字可不是开玩笑的。
别人家双人组对视各种甜,他俩对视那就是在给music station和各大报纸造梗。从Ms上的三次击沉,到自己con上面永远不能好好唱的尾曲,到杰尼斯跨年倒计时的时候的鹅歌,用生命诠释不能对视。一对视要么忘词要么破音。
新堂本兄弟上教主怂恿两人对视,于是众人期待之下产生了堂本兄弟史上最快破功记录。几乎是在一睁眼的时候光王就绷不住了,之前惨败的小熊猫自己都惊奇这一把赢的这么快。光一一秒都绷不住非说是刚睁眼太慢,但是耳根都红了实在没说服力。
堂本刚也是郁闷,你敢天天盯我为什么不敢跟我对视?某天晚上小熊猫翻看了饭们自制的对视剪辑生生把自己看的脸红心跳外加脖子酸,认真思考了一阵子,丢下平板电脑光脚冲出卧室扑倒专心盘腿坐在客厅地上打游戏的光王。
“暧?”光一被吓到,惊炸一头猫毛,缓不过神来眼神都是飘忽的。堂本刚用手箍住光一的脑袋,“别动!看我的眼睛!”
堂本刚圆圆的大眼睛盯着狐狸脸。唔,说实在的光王的眼睛是长得真好看。
“眼睛?眼睛怎么了?”光一真以为他不舒服,还老认真地凑过去瞧,“眼睛难受?”甚至凑过去轻轻吹了吹。
被光一这么纯洁的没眼白的眼神盯了半晌,小熊猫泄气,嘟嘟囔囔踹了光一一脚,搂着pan就回去了。什么计划通,就是个天然呆!
kinkikids一如既往地不对视,光一一如既往地歪脖子,双包对视会甜蜜,这两位爷对视会相爱啊~

8.一起看电影
toma面含期待地捧着两张电影票站在崇敬的前辈面前。
“看电影?”堂本刚停下拨弦抱着吉他抬头看toma,视线在toma笑的皱巴巴的脸上转了一圈落在他手上的票上。
两张。
“是!最近刚刚上映,是我主演的,务必请刚前辈赏光来看!内部票哦!”toma
相当郑重地邀请。事务所内部他已经邀请很多同辈了,arashi作为大亲友那是必不可少,News和kattun也没放过,前辈里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kinkikids两位爷。堂本刚拿起两张票看了看:“我和光一?”
“嗯!请光一桑也一定一起来!”toma眼睛亮亮的。光一前辈在shock的出演期间都一直待在帝剧平时都找不到人。今天回事务所的时候听说刚前辈正好在录音棚浴室就颠颠儿的跑来了。电影主题曲还是光一前辈和刚前辈提供的词曲,toma根本不用经纪人提醒就自发自觉的来送票了。
“唔……好我知道了,票我带给光一,你们晚上管饭么?”
堂本刚结果票收到钱夹里一本正经跑火车。
“……”toma被调戏,吃瘪一般堵在原地。
toma用来招待大亲友的那一场放在首映式的第二天。十几个杰尼斯聚在了电影院的内部休息室,小栗子作为大亲友自然也少不了捧场,坐在润润和toma中间一双长腿无处安放。nino推门进来说:“啊嘞?kinki尼桑还没到吗?”听见kinkikids这个名字小栗旬条件反射性地眼睛疼。奔奔奔的记忆简直不要更加惨痛。后宫半个娱乐圈vs整个娱乐圈不如我相方,小栗旬惨败。toma翻了下手机:“哦!刚桑传mail来,说他和光一桑直接进去了,等结束的时候在门口见。”“咦?”爱拔最先疑惑:“不一起?”
龟梨用一种看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爱拔。
人家小夫妻那是要过二人世界的好么?不然你想围观看现场?
从小被闪瞎的KT表示早已深有感受。要不是这两位爷放闪威力太大,给kk伴舞出来的爱豆们不至于都成为了盲人艺术家。
比如润润。
“跟toma说好了?”
灯光并不明亮的电影院排队口,棒球帽不离身的光一一手抱着大桶爆米花,一手拎着两杯果奶跟在前边带着黑色口罩的人。“嗯,结束的时候在门口就行。”刚收了手机,“电影票呢?”“口袋……另一边。”堂本刚从光一口袋里面摸出来两张贵宾票递给检票人员,就趁黑匆匆进大厅。
要不说toma的安排地真周到,贵宾席不说还送了饮料爆米花。真清楚这两位爷是享福命。堂本光一和堂本刚两个在倒数第二排靠里边的位置,光一坐在靠外边挡住了刚。Jr时期两个人还跟着smap的尼桑们经常出来看电影,后来工作量越来越大,十八岁便成为国民级别爱豆之后来一次电影院简直是奢侈,基本上都是光一把一间屋子改成放映室,两个人抱着pan在家看。今天堂本刚去找光一来看后辈的电影时还以为光一不会乐意出门,没想到电话里轻描淡写的就答应了。堂本刚考虑到光一的性子于是特意带着光一先进去。
他还能不清楚相方想约会的那点小心思么?
别看堂本光一在节目上屡出暴言完全的抖s形象,甚至还说如果和女友看电影会叫女友闭嘴不要吵,但是现实生活中光一先生绝对是完美男友。在堂本刚面前什么抖s都不做数了,刚探头跟他说话也完全没发脾气,自己凑过去听的比看电影剧情还认真。
“呐呐tsuyoshi,你看!”光王心不在焉的时候看见了什么,兴奋地小孩子一般拽身边人的衣服,往前边努嘴。堂本刚顺着看过去,坐在正前面的小情侣头挨在一起,一看就是在做脸红心跳的事情。堂本刚打赌,他不用回头都知道相方脸上此刻一定是计划通的表情。“嗯?”他转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光一的眼睛在黑暗的电影院里面亮晶晶的,银幕的白光时而闪现一瞬间照亮光一那张比电影男主还漂亮的颜,可惜表情过于猥琐,显然巨匠的脑洞又开始突破天际了。光一见堂本刚装傻相当不满,眼睛眯了眯,狐狸脸上面的傲娇简直没眼看。堂本刚心里忍笑,微微咳了咳,恰巧电至高潮,toma演的高中生和女主的脸一点点挨近,背景音乐也开始变得浪漫缠绵。
“koichi。”
光一心里本来还在跟自己矫情,听见小小地呼唤声,扭过脸来看见相方含着笑,对自己勾了勾手指。
光一老师:“……?!”
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
杰尼斯第一魔物的魅力不是开玩笑的,黑暗里的刚别有一番妩媚的诱惑。光一巨匠的表情瞬间亮了。“过来啊!”堂本刚笑嘻嘻地催促,这边堂本光一天人交战,又觉得当着后辈电影的面接吻羞耻,堂本刚的富士山小嘴又实在诱人。终于堂本光一眼一闭心一横,飞快倾身,就要扑倒小熊猫堵住他那张火车跑出太阳系的嘴。
“唔?”
巨匠惊悚地没有感受到想象中柔软的嘴唇,被塞进嘴里等我爆米花惊呆了。
“fufufu……哈哈哈哈”堂本刚的笑总算忍不住,看着光一表情丰富的脸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光一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地把爆米花吃进肚子,自己往后背一倒开始闹脾气。软软的猫毛一边翘起,座长大人不满意了,缩着脖子躲在围巾后边一双长腿不安分地踢来踢去。
“呐呐koichi。”小熊猫笑够了脸都发酸,上来拉他顺毛他也不理,“kochan?”小熊猫的可爱脸挨过去卖萌,大眼睛眨啊眨,座长大人有些动摇,但是还是讨债脸缩着,只是眼神已经有些飘忽。小熊猫忍不住乐,我还治不了你了?于是小声惊呼:“什么东西?!”
身边人的声音里带着惊恐,光一条件反射性地探头过来。
“怎么……!”
光一的话堵了一半在嘴里,出去的那几个字眼在唇齿间打了个转,蜂蜜唇膏的味道带着甜蜜的果奶香在交替的气息里渐渐散开。甜得醉人
“唔……”大爷的大脑彻底当机。
小熊猫欺负够了才把嘴移开。一个突击的吻将座长大人击的几近溃不成军。
“喂喂喂欧吉桑都三十几岁了不要摆出一副被欺负的中学少女羞涩表情好么我会很有负罪感的。”吱呦西抱着果奶喝,扭头镇定地盯着银幕,可是红掉的耳根暴露出来此刻并不平静的心情。少女光王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被调戏了。之后的四十分钟里,吱呦西感觉来自身边的炽热目光要把自己盯出一个洞里,光一虽然没说话,但是谁知道他现在在心里盘算什么黄暴的东西?!
堂本刚现在已经开始后悔随便调戏他家巨匠了。
电影放完,toma和亲友们在电影院门口等两位爷,惊悚地看见堂本刚脸上的笑都快僵住了,身边那位王子一如既往脸上高深莫测话少的出奇,只叫堂本刚寒暄了几句就堪称急迫粗暴地把堂本刚推走了。法拉利的引擎果然不是盖的,toma和栗子听着光王飙车的声音如此想。


没想到自己整理速度还挺快很想夸夸自己了
前几篇把大亲友欺负的有点惨
这里就定番闪润润了
就是朵兄朵弟也不能放过
暂且让babe休息几天吧持续上线太辛苦墨镜也不够用
是的我也是真的爱的深沉,心里都是本质的杰尼斯爱

and话说前几天跟关八的节目上你俩也太近了


十分钟之前发现开学之后的考试时间延迟
也是相当高兴了
明天就能去给高杉刚打call了兴奋!
有个脑洞在形成,如果明天看完电影来灵感了就来更~
good night~

评论(7)

热度(124)

  1. 堂本咚Monda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