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 ✨

[KK同居三十题]7 七年之痒下(作者正在反思)

http://monday036.lofter.com/post/1ece2d70_111f397b上篇指路以后真的要注意字数了反省ing



抱着吉他嘴里面咬着一只铅笔,卡壳的时候从书房门缝望出去,光一盘着腿坐在地毯上正在打游戏,头上戴着一个老大的耳机,隔绝了自己和现实世界,旁边还散落着勾勾画画全是线条的Shock剧本,也是相当沉浸在游戏中不可自拔了。喊了他一声也没有听见的动静,刚泄气地胡乱拨了几下吉他的弦就丢在一边翻了个身趴在长沙发上。
这家伙,难得的休息日就一点儿想说的话都没有??说真的,掰着手指头自从上次跟森山出去聚餐他跟光一有小半个月没怎么碰上头了。好不容易两个人都在家休息又是这种互相不打扰各忙各的状态。光一去忙舞台剧基本上吃住在帝剧而自己又一直跟乐队在一起是一方面,就是都在家里面一个早起一个晚归也居然这么久没说上话。有时候刚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时一扭头发现光一累得连饭都顾不上吃冲完澡眼睛一闭就倒在床上睡着了,刚也就不忍心在把人闹起来了。于是又是沉默的一天。
仿佛是跟一个幽灵过日子。
跟自己别扭了半晌,刚故作不经意地端着水杯从书房出来去厨房倒水,路过光一碍事挡路的腿时咳了咳,那人专注得头都不抬一下只是条件反射盘回腿,继续把电脑键盘敲得啪啪响。
气结。
刚默默在心里翻了白眼,但还是没有打扰忙碌关头的光一,这么些年他们早就习惯了独处一室却全程无交流了。抱着满腹牢骚去倒水,同被光一放置了好一会儿的女儿跟过来摇着尾巴要抱,刚干脆就在小吧台坐下,捞起pan放在自己腿上,报复性地打开光一珍藏的那罐有价无市的咖啡豆直接倒了一小半丢进咖啡机里。
嗡……
噼里啪啦……
嗡……!
噼里啪啦!!
刚捂脸,pan吐着舌头专注地盯着旋转运作的咖啡机。亏得高级公寓隔音效果一向不操心,打键盘跟咖啡机的二重奏就跟拌嘴吵架的小夫妻一般此消彼长迟早会找来邻居投诉。也就堂本光一这种拿定制耳返当耳机打游戏的神经病啥都听不见。
刚报复性得又把咖啡机功率提了一个档。
汪!pan被吓了一跳,缩回了好奇的小爪子,扭头跟刚撒娇。
一手捏着pan的肉爪子一手拖着脸盯着旋转的黑色液体发呆,等咖啡机停止运作了客厅恢复安静刚才听见了一直在震动的手机铃声。
“你手机响啦!”刚出声提醒,又一秒被自己蠢到了,抱着pan走过去不客气地扯下光一的耳机:“森塞!你手机!——响!——了!”
堂本光一一脸懵。
堂本刚努努嘴,某人的手机在茶几上都快掉下来了,撑着不到百分之十的电量坚强地向主人呼救,然后在过长的未接中再次断气。
“啧……十三个未接来电啊。”堂本光一莫名其妙地打开手机,也没避着坐在身后靠着的沙发上的堂本刚。刚撇了一眼屏幕忍不住这么说到。
神田。
真是怀念又熟悉的名字。
光一还没来得及把电话拨回去,那头就又回拨了。而pan忍不住呜呜叫了一声……面不改色的刚麻麻捏着它的前爪真是很用力啊!
“聚餐?……不用了吧你们去就好了……我在家啊…………没事是没事…………唔那好吧,我现在过去。”
光一粑粑挂掉电话,pan感觉自己右边肉爪子也被捏住了。
“要出门?”刚麻麻平淡无波。
“……内和沙耶加chan他们在闹聚餐……植草前辈也来了……”光一粑粑收好电脑起身,还抱怨腿发麻。
嗯,叫的这么亲啊。刚不着声色把女儿放下来,“少喝点酒,注意着些。”
“一起来?”跟着上楼换衣服的光一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什么?”刚把衣服丢过去。
“我是说,你要不要一起来,正好见见同事啊,你都好长时间没来过了。”光一把丢到手的毛衣套在身上,说话含混不清。
“我又不熟,去了总有人尴尬,可不能胡来啊座长先生。”刚看不下去帮他拉衣服,脸上是清浅的笑。
“唔你……”光一还待说什么,口袋里面的手机又在嗡,打断了话头接起来。“地点我知道……不用来接我自己开车过去……嗯知道了。”
第十五通电话。
挺关心啊。
光一把车钥匙拿上,一转头的功夫发现刚已经噔噔噔下楼了。
“没事冰箱里还有菜。”刚头也不回地回答他,“玩的开心~可别又抓着人家讲相对论了会破坏气氛的欧桑。”

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已经没办法勉强自己笑出来了。

或许森山说的是有几分道理的。带pan出去遛了一圈回家又给它洗了个澡,吹风机呜呜地把pan吹成一个球舒舒服服闭着眼睛打着小呼噜,心里面一天的不舒服都化为了一声叹息。
他觉得自己不会腻味,可是光一呢?他会怎么想呢?前段时间录DB,自己还开玩笑地揭相方老底。
“你知道吗?这家伙还跟化妆师说,现实中有没有这样的女孩子啊,有这样的女孩子就好了啊!然后化妆师就冷漠地回答他说,嗯没有的。”
身边的位后辈跟后排的教主几个人笑得肚子疼,刚环着胸挑着半边眉毛:“你可别哪天去趟好莱坞之后回来突然告诉我你跟那个女孩结婚了啊!会吓死人的!”
被调侃的光一瞬间脸红,也不知道他是否领悟到什么意思,就看见这个天然还自己补刀。
“嘛不过听说那个人已经结婚了啊!”巨匠的表情意犹未尽。
“你查的还挺多啊!”教主终于忍不住吐槽。刚笑着拍腿,可是脸上的表情已经僵硬不少。
“你别去查啊!”
“查一下又怎么了啊!”光一晃着手里的台本一脸天下无敌。
在这个特殊的圈子里,就算大叔本质暴露无遗早就在王子失格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是这样一个努力克己的男人放在跟前,不乏有女星上赶着示好。年轻的时候还有那个闲情雅趣吃个醋,岁数增长更加懂得各自让步保留足够的空间,无休止的别扭暴脾气只会把耐心磨没。何止是一个神田桑呢?其他的都不过是睁眼闭眼反正光一天生老头子脾气对待女性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形成了一套扭曲的认知体系倒不用自己操心这个天然会不会被谁拐走。
不得不承认,刚自己一年比一年胆小了。年初的时候去Shock探班他就感觉出来这个娇公主对光一掩饰不住的仰慕了。他不晓得光一自己有没有察觉,但是他能够清醒地感受到这个姑娘对自己隐隐的敌意。
光一不是我独占的东西。无数次刚都是这么清醒地提醒自己,尽管内心的占有欲在疯狂作祟。
“光一桑真的超级帅呢!”神田休息的空档跑来坐在自己身边搭话,带了美瞳的大眼睛凑到自己面前眨啊眨,正在发呆的时候差点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啊……”刚一时半会对着美少女的脸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每次光一桑拉着我跳舞那一段的时候真的dokidoki啊!王子殿下就是这个样子吧!”神田拨了一下头发,嘟起引以为傲的三角嘴,眼睛里炫耀的神色毫无遮掩。“不过呢,我最喜欢光一桑把头发放下来的样子,我也这么跟他说了呢。”
语气里的亲昵感仿佛是自己人。
之后刚就鲜少跨入帝剧后台了。
他比任何人都尊重光一的事业,也比任何人都在乎光一的交友圈。他能够坚持不去以任何形式打扰光一战斗的战场,但是真的做不到容忍光一身边人投来的强烈的排外的目光。
拓郎桑曾经说,刚这个人啊,其实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只是他自己不敢去相信啊。
的确。刚默认了这样的评价。一个古档的采访里自己就说过,我不敢让自己太幸福,因为害怕再也写不出来东西了。
难得的休息日,刚睡得早,但是闭着眼睛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却睡不着。C君那天通红的醉眼莫名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伴随着不知名的手机震动跟十五通电话号码。
pan霸占了光一粑粑的枕头窝成一小团睡着了。刚摸了摸女儿的脑袋下楼去喂鱼。还没找到鱼食就听见玄关门开了的声音。
刚下意识地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十点。比平时结束工作回来早了太多。不像是去聚会,反而像是上了晚自习回家的学生。
“开车回来的?”闻到淡淡的酒气,刚忍不住皱了眉头。“没,内开车送我的。”光一换了拖鞋把车钥匙放在鞋柜上。
“你就叫他打车回去的?”刚哭笑不得,“也不叫人来喝口水?”后一句是玩笑话,光一是不可能把人往家里带的。可是光一却抬头认真地看了自己一眼,定定地看的自己心里发毛,催了他几下才闷着头去洗澡了。
活像是受了什么刺激。
刚心里也乱糟糟一团,抓了一包鱼食扒在鱼缸边一点点撒下去。鱼缸底部的老人家被惊醒一般摇了摇尾巴,慢悠悠浮上来小口吃掉。
冲过澡的光一有些酒醒了。刚身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颈项扫过湿漉漉的发尾,有些凉又有些痒,不自在地想要转过身,腰身却被一双有力的臂膀环住。
“你怎么了?”是光一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什么?”
“你不对劲。”他的语气是肯定的。下巴搭在刚的肩上,微微一低头能看见肩窝上那颗诱人的黑痣。
“没有。”刚淡定地否认,想要推开光一换个姿势却被座长大人锢得更紧喘不过气,大有种闹着要糖吃不给就耍赖的孩子架势。
“别闹!”
刚深切感受到这么多年Shock下来堂本光一这一身腱子肉不是白练的,把自己扣得一点动弹不得还跟晚上没吃饭一样凑过啦就往脖子上咬。
“行行你松开我我跟你说就是了!”刚费劲把小学生拨开,揉了揉被弄疼了的肩膀把鱼食一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光一脸上也阴沉沉地,那么大的沙发非要挨着挤在一块坐,比例严重分配不均匀。刚懒得说他,就把C君跟M君的故事说了一遍。
“什么七年之痒?”光一听得一愣一愣的,条件反射性嫌恶脸,“吃饱了撑的工作太闲没事干吧。”然后不等刚要打人反应过来什么脱口就说:“哦……不会是你觉得我痒了?”
不得不说,此处巨匠阅读理解满分。
“谁知道呢?”刚收回要丢过去的抱枕,气哼哼翘起一条腿,撑着脑袋斜着眼,“半路夫妻多的是,谁知道某人会不会突然有天发现哇这个姑娘也是前凸后翘比例完美脸也好看比家里面那个欧桑好多了呢!然后再干脆来个私奔大逃亡什么的,嗯那我就是电影里面那个不识好歹封建礼教束缚主人公的糟糠之妻?呜哇!”
刚偏头也没躲过光一忽然伸过来的手,左边的脸颊被狠狠地捏扯了一番。
“你天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写歌写疯了吧?我什么时候说过哪个姑娘前凸后翘比例啥啥的你别把Daigo他们八卦的往我身上扣帽子好吧?”光一气不打一处来,亏得他一晚上都心不在焉地植草前辈都以为自己出了什么事,哪知道一回来就给自己舔堵不说,如果今天没有问清楚鬼知道这家伙又能给自己编排出来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出来。
“防范于未然知道么?”刚莫名心酸委屈,脑补了一通光一带着一个美丽的女子回来指挥自己搬着鱼缸走人pan还追着自己叫的场景,吸吸鼻子转手拍拍光一的肩膀,“好好珍惜我吧大师,外边想要追我的人能一路从这排到帝剧门口,别到最后第三十万四千六百八十七号蹲在你休息室门口了还找你说哎哥们借口水喝吧的时候再来后悔……追求Domoto Tsuyoshi的队伍不允许插队的知……?”
后面一句话没有说完。
光一也没有回答他知不知道。
因为座长大人没那个耐心让他聒噪完,直接拉过搭在肩膀的手,把人拽在跟前,堵住了被“牙医”称赞很小巧的软软的嘴唇。
“没有什么排队不排队,家门口立个牌子,名草有主已经截止号码了,该回家的回家。”
低低的嗓音有说不出的磁性,像是沉入海底包裹在身边的湛蓝的海水,光一就是他睁开眼隔着深厚的水面看见的那道耀眼的光。
他闻的到光一身上淡淡的酒香。
恍惚间合眸,倏尔就是那一年温泉边三百年树木的味道。



“1998年……”
原本已经将近睡着,冷不丁听见枕边传来了类似梦呓的声音。
“嗯?”刚睁开眼睛,发现那一双狐狸眼果然还是无比清醒地盯着自己。
“要是非得给我扣帽子也要尊重一下七年这个时间吧,这都多少年了还说这个你不嫌晚了么?如果非要算七年不应该是98年?”
“话是这么说……”刚无比纠结,为什么深更半夜他要陪这个强迫症算这种数学问题。怪他,一开始就不该跟这个天然说这么纤细的话题。小情调都被毁了。
“我送你星象仪了,98年的时候”巨匠哼了哼,一脸你怎么说的表情,坚持要证明自己冤枉了他一样,甚至还一只胳膊撑着脑袋探过身子来较真。
还能治不了他了?
刚一声冷笑,被窝里面踹了他一脚:“呸,那时候你自己前女友的事情还纠扯不清来跟我商量呢,就这点破事哄谁呢?有理了?”
被揭穿黑历史的光一瞬间打回原型偃旗息鼓蔫蔫地躺了回去。
这就是幼驯染最不好的地方。实力尴尬。
看见光一真的有被打击到的样子,刚也感觉自己话说重了,咳了咳闭着眼睛装睡。
可是这是堂本光一啊。
大师级别的会哄人。
“那能怎么办?我的初恋还被你毁了呢。”黑暗里,刚感觉到身边的热源在靠近,额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所以,你对我负责。”
不出手则已,
一出手世界和平都不算事了。
说堂本光一不通清理面酷心冷的都事瞎的吧,刚忍不住笑了起来,装睡也装不下去了。
如果对鱼腻味了怎么办?
丢给光一好了。
1979年1月1日清晨,属阳气最盛,天下无敌,摩羯当空,
最是长情。


10580个字……莫名写了这么长……估计以后会换标题了
果然不能按二爷视角来写,之前pan那一篇和减肥篇从大爷视野写,节奏不用操心就能利落起来,一从二也开始就不由自主地天马行空逻辑几乎胃口零来回整理了好多遍……有没看懂的盆友我先道歉了
事实证明,我是亲妈来着
里面提到了内……不好意思真没啥好感度所以写的少
神田这个梗有好多大大都写过,其实我的重点一开始是内来着……
不管神田到底怎么想的吧……反正把人膈应到了提供素材不用白不用嘛,大爷都苦心孤诣致力于打大脸这么多次了怎么能浪费一片苦心呢?
下一篇……祈祷我能刹得住车吧
本来这次要发的是麻将桌的约会篇……现在莫名其妙觉得写不下去了55
PS:祝泰山和小健在天上好好的,保佑二爷平安幸福
待续

评论(12)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