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文章汇总戳tag“Monday的胡言乱语”基本全在,产出只能老福特内转载谢谢谅解
希望戳进来的每一个你都能在这里得到开心
说万字就万字,说失踪就失踪
从来不是什么正经写手,相逢即是缘特别好勾搭
最讨厌星期一了

[KK同居三十题]7七年之痒上

(讲真我跟LF斗智斗勇了半小时还是选择分成两段发了……)
http://monday036.lofter.com/post/1ece2d70_111eb28f下篇指路
今天在席上,直太朗告诉自己,大物女优M实际上已经和对面轮个喝酒的以唱演歌出名并且占据乐坛一席之地的C君离婚了。
“不是吧?”堂本刚不能喝酒,直太朗酒量又不错,一群音乐人的聚会闹到最后东倒西歪,空气中的酒气相当呛人,也就他俩是为数不多还保持清醒头脑的人了。
“没听说有婚外情之类的啊……”后半夜实在无聊,本来不怎么八卦的刚也忍不住插了一嘴。不过很大程度上说明刚也的确被这个传闻惊住了。这对夫妻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同甘共苦恩爱模范,当年C君还是一文不名在各个酒馆轮唱,而M君已经是新晋的当红清纯系女优。早年事业地位上的不平等并没有阻挠两个年轻人热烈地相爱,最美好的年纪就是要这样肆意妄为轰轰烈烈不计他人目光地爱一场。M君大力支持C君的事业,各种牵线搭桥为他提供舞台,还自掏腰包帮C君资助第一张唱片。
之后就是夫妻俩一起登上事业高峰,相敬相爱,关于俩夫妻一起逛公园转商场被目击的报道从来没少过,往年大小歌会C君也都会戴着夫人一起参加,一个在上面唱一个在下面温柔地注视着,在重要的节日当着下面一群单身偶像秀一波恩爱。鸳鸯眷侣,神仙也羡。
然而就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婚了。
“不是婚外情哦。”也是圈子里太乱,待久了见多了听到类似分手离婚的消息下意识地第一反应脑子里就刷过一堆不伦,婚外,财产之类的关键词,而事实证明几天以后媒体采访到当事人也都逃不过这样的惯例戏码。而森山摇了摇食指,凑过去压低声音,“没有任何原因,单纯的就是腻味了。”
“哈?”刚挑眉。
“真是很抱歉啊,没有你所期待的那些重口味剧情……别瞪我,你敢说你刚刚没脑补些乱七八糟的?”事实证明大亲友这么多年还是懂得怎么反击小恶魔的。
“……你别把我说的很奇怪好不好?”刚慢慢收回目光,环起膝盖嘟囔。
“不过你这么想也没错,”大亲友一本正经地文艺感伤,“这个时代浮华且聒噪,没有爆点就难以在这个残酷的艺能世界生存。待的久了,自然而然地逻辑思维就被引导了。这就是我们这群倡导回归自然的音乐人的悲哀啊!”
“你少来了。”刚兴趣缺缺一秒戳破直太朗沉浸到的自我小世界,“你现在就是一个领带系在头上喝的满脸通红的普通欧吉桑,少往自己脸上抹粉。”
“咿——”森山笑嘻嘻地一把拽下来领带好不在意地在自己手里绕来绕去,头发也被动的乱糟糟,然后一秒回复正色说,“可是现在就是有这样的啊。没有变心,没有背叛,就是单纯的腻味了。人本来就活的很艰辛了,为了守护爱情天天防着这个防着那个……就是两个人都忠心相对还有时间这个外力摧残……这叫什么来着……唔……七年之痒?好像也不对哦……他俩也没想找谁啊……可是就是想找我们也不知道……还是单身好?”
旁边的森山多少已经语无伦次,说到最后已经云山雾绕自成境界,拖着脑袋四十的人了嘴里说着哲人一般的句子却还凑过来卖萌。
刚却莫名其妙地理解了森山神一般的脑回路。
对面那桌,C君一手酒瓶一手酒杯,别人说什么都哈哈一通认可地笑然后搂着肩一杯干。刚记得C君不是那种会放纵自己的人,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会拘谨地坐在角落,光一去敬酒是还弯着腰嘴里嗨嗨不停弄得光一这么认生怕见人的死宅都跟着拘谨了,C君就害羞地表示家里夫人管的严,不好喝太多。一桌子人都在善意地起哄,羡慕他有个这么温柔关心的爱人。
然而现在狂声的大笑能分明地透过空气传到刚的耳边。这个人真的听懂了别人话么?
嗳?你家夫人不管的么?有人半醉半醒还会含糊不清地来一句。
……
C君说了什么没有听清,他好像也是把这个人的话当成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一般,挺着发福的啤酒肚一脑门的汗水笑的更加欢乐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刚心不在焉地应付了森山,“人都是在变的,哪里能责怪爱情呢?……你就是单纯的喝多了。”
森山怕是真的喝多了,对刚的反驳一点没在意,抬着脑袋嘿嘿笑着目光涣散。

七年之痒啊。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听说了C君和M君秘密离婚的消息,刚的空闲时间里就时不时冒出这样的念头。
那天深夜聚会散伙自己开车送声称自己酒量好却脚步在飘的某人回家,好不容易撑着比自己高了不少的人走到车子跟前,脑子全然不太清楚的森山困惑地探头往空荡荡的驾驶席看了一眼。
“咦?那谁……嗝……没来接你么?”
“……他舞台剧排练呢,没时间。”刚摸着车钥匙咬牙切齿应付醉鬼。
“哇……都不来接人了……果然是七年之痒了嘛……?”森山迷蒙的眼睛眨呀眨,刚嫌恶地拨开往自己脸上喷酒气的脸,拉开车门把人狠狠丢进去。
“无不无聊?再胡说八道要是让光一听……”
“呀!我又没说是谁啊!哟哟哟——森塞堂本君觉得他跟光一君有……呜哇!!”
午夜的路边传来一声惨叫,堂本刚毫不客气地把人一脚踢进去,摔上了车门。
嗯,丢在什么深山里面就好了,反正他家不就在什么山上么?
交友不慎遗祸千年。
但是刚就是这么没出息地被自己嗤之以“胡说八道”的四个字影响到了。
七年是个概述,痒也是个没有明显后果的形容。七年之痒无论是以什么样形式的结果出现,唯一不变的内核就是腻味二字。
什么时候会觉的腻了呢?
你喂鱼的时候会觉得腻味过么?如果问刚这个问题,他会毫不犹豫告诉你不,并且分门别类介绍一边大有把你也拉入鱼坑深切体会在喂鱼过程中体会人生的奥妙的架势。
那么假设有一天你对鱼腻味了,你会怎么办呢?
刚给自己提了这个问题,却发现自己无法作答。前边滔滔不绝的回答什么人生什么哲学什么佛性都仿佛通通成了一个笑话。
你会丢掉么?
不,不会,这是陪伴了我好久的东西。
这只不过说明你念旧,就是连念旧都是有保质期的,那么如果你连念旧都腻味了呢?
刚泄愤一般丢了一块大鱼饵下去,溅起不小的水花,惊动了在鱼缸底部老神在在的大师。
那就丢给光一,让他来养好了。


他害怕去想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和光一不一样,面对感情,他实际上是个天生好逃避的人。虽然光一不善于情感表达生来闷骚,比较起来自己还似乎是一个张扬肆意不顾一切的人设。但是真正追究起来光一比自己更占据着感情的强势地位。他这个人,没接纳你就生人勿近顶着讨债脸招摇拐骗,一旦认定了就采取行动,常年舞台剧工作的效率主义早已经深入骨髓,而自己……光一总说自己消极,这是实话,不仅仅消极,还一段时期极度容易首先选择自暴自弃。
二十多年了。
有的夫妻都不一定能携手度过这么长的时间,更何况他们连正规的夫妻都算不上。
是一种什么样的相处模式呢?用不着外界眼光评价,刚自己都会觉得有些诡异。类似于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真不是刚矫情,告白也说了手也牵了吻也接了上床也不知道多少次了这种时候还非要说KinKi的两个人还是纯洁的同事关系,而是几十年来让他们保持拿捏住了最适当的距离。他们不会每天黏黏糊糊像小情侣,而是相互给予了足够大的空间互不干涉。就是拿同居这件事来说,他们不会住在一起太长时间,而是根据工作的负担的程度选择更加适宜的生活方式。比如,如果两个人都忙得焦头烂额,会各自回家好几天不联系,彼此的生活也能安排的井井有条。当刚稍微闲下来了会去六本木的公寓住一段日子照顾光一黑白颠倒的生活起居,反过来光一休演时也会开车默默到live会场外边深夜接人回家。
没有人会说,你是我男友,所以你要怎样怎样。
不互相束缚,依靠默契关系彼此,这是KK一路走来至今形成的相处模式。时间一长,刚自己都有一种两个人莫不只是在搭伙过日子吧的错觉。
痒过么?
并非像镜头前说的那样不受欢迎。早年时候刚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不仅仅是受欢迎,而且是男女通吃。不会的不承认阴暗期间刚把自己折腾得有种雌雄莫辩的人妖式的性感,不乏有圈内人想要交往告白,其中有大物女优也有知名男性音乐人,事务所也一度帮忙处理了很多麻烦。反而现在像是圈子里面默认般达成了什么共识,暧昧过的对象只开花不结果都各自结婚生子,堂本民政局的称号扣下来自己却依旧“单”着。来搭讪的人渐渐减少直到说自己不受欢迎的自嘲成真。前几年帮老家整理旧物姐姐看着以前的旧杂志还感叹说,你以前的绯闻对象都这么优秀,还以为你会领回家一个漂亮媳妇,怎么兜兜转转最后落到光一手上呢?
堂本刚沉重的爱。在光鲜亮丽的杂志中间一张皱巴巴的报纸被压得图像跟字迹都不甚清晰。比起杂志里面捕风捉影的偷拍,人群中间站在光一身边的那个自己一手摸着头发偷偷笑得眉眼弯弯。
一时哑然。
漂亮媳妇啊……
刚坐在监视器的后边的椅子上,对面摄影棚,王子殿下被摄像师折腾得像是无力反抗的玩偶一般,偏头不是偏头,笑不是笑,镜头不在拍的时候眼睛里面的不耐烦都快溢出监视器屏幕了。说不动弹就不动弹。刚自己看的都觉得面部肌肉僵硬抽搐。扪心自问,这个家伙又很多让他无奈的地方,一堆莫名其妙的别扭点,都在镜头前工作那么多年了还像是第一天进入圈子的新人,说他没啥在乎的吧讲究的地方又出奇的多,明明自己都还没说什么他自己就在那里开一堆乱七八糟的脑洞说啊你好ero哦!褪去镜头下面的pikapika王子光环钻回家就是个胡子拉碴打游戏的死宅。每次也只有这样的时候堂本刚无比庆幸堂本光一还有洁癖这种东西,不然就真的惨不忍睹了。
换做是普通人。刚努力给自己洗脑假定情境,将脑海里闪闪发光的能晃瞎眼的那张脸抹掉,这么一个保守闷骚内向毒舌双标游戏宅……好像还真是没什么优点哦。
有时候夫妻俩在一起时间长了,年轻的时候你美我帅稀罕宝贝得,晚上灯一关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眼睛鼻子耳朵嘴么?教主一向犀利毒舌,把年纪轻轻还对爱情婚姻抱有美好期待幻想的南哥打击憋屈得半句话说不出来,跺着脚回头找刚当救兵。
人家好端端的又没招惹你,干嘛破坏小姑娘的美好幻想?刚靠在沙发椅背上,半翘着腿,抬眼看着西川。
实话啊!教主不以为然,还变本加厉凑过去吓唬南哥。“你现在还想着找个年轻帅气高大威猛的老公吧?要注重内涵!知道什么叫内涵么?跟你说哦十年之后秃顶啤酒肚满脸油腻坐在沙发上看棒球大呼小叫的时候你压根记不得年轻时候这人长啥样?你就会想哇塞老娘当年可是AKB总监督美少女为什么要贴一个秃顶欧吉桑??”
不知道今天教主哪根筋没搭对,一个劲儿戳破南哥的幻想。
“没错我就是没眼光好受骗的死颜控怎么招了吧?那也好过有些人这辈子都没高大威猛只能迎风吹到发际线堪忧!”南哥也不是吃素的,被怼急了破罐子破摔也气哼哼奋起反抗不惜发动人身攻击,撂下话头就哼了一声抱着导演刚刚发下来的台本回自己乐屋。
“这丫头,”教主也跟着犯小孩子脾气,朝南哥蹦蹦跳跳的背影喊了一句,“不要小瞧大叔的人生经验啊!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社会多少失足少女啊!”
回应教主的是走廊对头毫不客气的砰的摔门声。
大会议室里Daigo和高见泽笑作一团。
刚坐在一边fufu笑,侧眸,正对上光一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低头看台本的侧脸。
可是这个家伙就是个极品例外啊,二十多年就没怎么变过,坐在沙发上喝啤酒看F1大呼小叫扰民到自己要带耳塞才能安心歌是真的,不过并西川口中那个传统意义上的发福张啤酒肚中年大叔。以后会不会秃刚不知道……照目前来看……光一这张脸这个身材还能骗上不少年南哥这样的小女生。光一也对自己的形象相当有自觉,除了莫名其妙被他本人嫌弃到不行的长发阶段,现在还很自信得认为加入到跳跳团里毫无违和感。
你可是79年的昭和人啊。
没办法啊。刚没骨气地想,自己跟着光一时间长了怕也是变成传说中“没内涵”“没层次”的死颜控了。他不得不说,每天对着这张脸工作生活,到现在为止当真还没腻味过。
虽然嘴上自己吐槽光一最多但是对于相方的优点自己也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最能感受到身边这位相方的稀罕的时刻是和小草前辈参加的那个搞笑模仿节目,了冷不丁出现一个专门模仿光一的艺人出来差点把自己吓了一跳。
哇今天可是来了一个最有资格评判的人哦!主持人兴奋地把座位上的刚拉过来,来站在一起看看。
这位艺人在圈子里面模仿堂本光一是出了名了!之前也有人给刚看过他们的视频,但是刚自己也承认,他们是有抓到精髓的,有时候画质模糊一些甚至可以以假乱真。
但等在面前一站,立马觉察出来不对劲了。
光一不说话站在那里的时候气场骇人,但是面前的人局促不安地笑着刻意模仿的妆容一秒破功。
光一的眼神在面对生人的时候一向凌厉,但是这个人害羞到不敢对视。
光一在自己身边向来站得随意,有时候刚都感觉不到身边人跟自己的距离感。但是和眼前这个人刚不由得拉开距离,他也挪着步子不敢接近。
剪影很像啊!天然前辈一如既往地大胆发言,在场主持和嘉宾忍不住喷笑,刚也被逗得不行,还是温柔地补一句说嘛眼睛和十八岁的光一还是很像的。
不是安慰。十八岁的光一还不会掩饰眼角眉梢间些微的纯情和羞涩。
可是说真的啊——后台的时候天然前辈认真地跟自己说——如果不是光一的话还真的看不习惯这样的画面,旁边站一个J家魔物,不是堂本光一的话还真的镇不住场子啊。
天然前辈的脑回路一向清奇,刚被说的哭笑不得不知如何回答。
身边的人不是光一就不行啊。
十八岁左右的时候也听吾郎这么说过。“看见长濑跟光一的封面时心里果然是不舒服呢,总感觉……啊不应该是这样的呢……后来看见你们俩的杂志照才有了安心的感觉。”
那时候两个人都还懵懵懂懂,适逢不合传闻已经隐隐约约地酝酿,吾郎这么说的时候,他分明看见坐在自己左手边的这个大天然眼里面全然掩饰不住的得意和安心感。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吧,在所有人眼里他跟光一就是被捆绑在一起的共同体。看着他们长大的smap尼桑们眼里一直都是如此。外界冠以“包办婚姻”称号的组合听上去说不出的喜感。仿佛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互相在对方身上深刻烙下自己和KinKi的印记,不管飞到哪,不管身边还陪伴着什么样子的人,不管外界的言语和目光多么狠毒冷酷,这样的印记也默认地背负了那么久。
大概是离不开这个家伙了。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后的堂本刚都这么想。
可是光一呢?
这个家伙说到底是最藏不住心事的。二十代初期的光一相当缺乏安全感,嘴上什么都不说心里面一直害怕自己提了解散,不安的时候刚说什么都他不敢反驳,就一直安静地在自己身边的某个角落看着自己。中期的时候跌跌撞撞走在一起刚还能面上淡定而身边巨匠热恋的气息根本挡不住,不止一个人提出过——光一桑能不能转过来一点啊镜头不在那边啦!扭头看过去的时候身边的光一被点名还一脸懵懂,一双眼睛看不见眼白的清澈专注。
到底还是年轻的时候有激情。tension一年比一年低落的光一拍完自己的就闷着头坐在远远另一边的椅子上休息,就是不说话刚也能猜出来座长大人又在心里吐槽摄影师万年不变的鸡婆性子了。事到如今提早步入老年夫妻模式的刚早就不期待快四十岁的欧桑还会对自己说出什么肉麻的话。毕竟这家伙当年酝酿好几天鼓足勇气来表白的时候都是结结巴巴句法不甚通畅的关西腔啊。

只是近几年连这种青涩的关西腔都没从巨匠嘴里翘出来过。


评论(1)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