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 ✨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暗恋双堂本不熟设定)

 

Shock千秋日,帝国剧院的媒记例行把不甚宽敞的舞台挤得水泄不通。

毕竟是创下各种彪悍数据记录的舞台剧,不论在业内还是圈外市场都受到极高的评价跟关注,千秋日能否舞台剧第一时间抢到报道成为各大媒体的生死战。

也算是定番交通堵塞了。后辈艰难地在录音笔和摄像机闪光灯地疯抢中维持秩序,努力让自己不被汹涌的人群夹成肉饼。很好,那边的花篮又要倒一大片了。

其实没什么新意的,座长又向来不乐意花这个功夫夺人眼球,每年说的话都千篇一律原样照搬,记者的问题也万年不变,后辈们都能背下来了。

无非又是谈一谈千秋日的感想,明年的舞台有没有什么新的打算,座长先生请对这边的镜头笑一笑……

还有对于这次千秋日与Cheri桑funk演唱会的初日再次命运性相撞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是的,业界舆论的一场大戏就是每年定番Cheri桑跟座长大人的头条之争。

后辈捂脸,要不要这么倒霉?本来是两个领域互不相干的人,就是因为每年日程奇迹般地相撞天天被这帮记者孜孜不倦挂上新闻头条。毕竟两边都是业界传奇的存在,一个是音乐和时尚的大物,一个是舞台剧疯子,哪个都是极具话题性的人物,可偏偏就跟商量好了似的每次这边一出日程对面紧接着放出来的消息就是彗星撞地球般的会心一击的巧合。丫的你们故意的吧这没矛盾也生生制造矛盾啊!艺能圈就是争夺舆论和眼球的地方,抢人头条等于夺人饭碗,别看我们座长生性低调你就欺负他啊!本来我们跟隔壁会场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团队,他们也没来招惹我们也没怎么回应,座长交友圈就这么大回家又不看电视连圈子里人都认不大齐全你还指望他发表意见?

他怕是连这个每年莫名出现在问题里显眼夺目的Cheri桑是谁都不知道。

但也就是第一次被问到这个名字时座长略显僵硬的眼神使得一帮媒记打了鸡血一般笔耕不缀,洋洋洒洒几万字从各自出道就不同框的历史开始论述,得出的不和说也愈演愈烈,大有一番天生敌手互相冷眼所以拒绝同框这个秘密也是业内秘闻的架势。有时候帝剧这边的人看报纸看多了都怀疑座长是不是真的对那位面都没见过的Cheri桑恨之入骨。两个人数目惊人的庞大粉丝群也是两个阵营相杀多年。

毕竟记者也没什么是不敢写的。

光一桑人呢?

也不知道从汹涌的人群中的哪个角落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后辈一扭头发现,果然座长大人不知道遛到哪个角落里了。

要不然怎么说堂本光一天下无敌,这么重要的采访场合,估计今天的采访也是要轮着上几天报纸杂志和电视的,他说了几句官方回复给拍了几张照片就又跑路了。跟着的经纪人痛心疾首,圈子里再也找不到对曝光率如此不重视的艺人了吧?偏就这位爷任性,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就完事之后的宣传一律不操心,也不清楚是真淡泊名利还是纯属嫌麻烦。

按照他的脾气,估计是后者。

而此刻不管经纪人和后辈应付着记者心里多么咆哮着把正主儿骂上天。堂本光一开着小跑相当急切地一路飙车回家。

手里攥着一张晚上七点开演的Cheri演唱会门票。

 

 

堂本光一的大前辈近藤说过,堂本光一有一个天大的秘密,而且比喻成炸弹的话比自己的秘密还要大。

堂本光一此人,在同事前后辈眼中都是无比令人操心的存在。他本人工作能力强悍,但是生活中堪称单调乏味。除了赛车和打游戏勉强再加一个棒球,此人就找不出其他能打发乐子的事情了。圈子里面好玩的人不少,鲜有年少成名在艺能界工作十几年还这么自律的。想要追座长的女星能排着一溜长队,奈何座长本人像是磐石一样宅在家里死活不出门,联谊聚会什么的向来不参加,私生活成迷。事务所本来还放心,难得艺人如此懂事不用跟在后边收拾绯闻烂摊子,可是没想到这么些年人已经进化成游戏宅这样可怕的生物。公司上下都在操心怎么把这位爷拉出室内出来吸收一下人家烟火不要老是把精力耗在破电脑上。

或者随便来个什么人把他家网给断了。大前辈指挥。

那会出人命的,大亲友babe瑟瑟发抖,kochan拿刀砍人的样子简直不能脑补,会死人的好么。

但是光一每次都相当认真地告诉担心自己的东山,他的生活真的很充实。

充实?包括在游戏里面吃饭睡觉踏青看落日么?!一向自律优雅的大王子终于忍不住爆粗口。

 

 

堂本光一在追星。

换句话来说,他是Cheri桑的大饭,还是饭龄等于Cheri桑出道时长的那种死忠粉。

占据着除了赛车游戏舞台剧之外的全部时间。

说出来吓死人的!堂本光一从来没有跟Cheri桑水火不容过,反而是Cheri大大的迷弟,连会都入了还定期续费的那种……

第一次来到光一家的时候,babe的三观被侮辱摧毁蹂躏践踏得连渣渣都不剩。盯着整整齐齐的CD架子,收装齐整的杂志箱子,封膜都没得拆的海报生写还有live的手灯周边彩带,自己伸手摸一下都被光一狠狠地一手拍开……

美其名曰,

你怎么敢把指纹印在他的脸上?!

堂本光一的眼神恨不得把babe的手给剁了。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babe的下巴都处于要脱臼不脱臼的状态。

他那高冷的王子样的舞台上飞天杀阵无所不能威风凛凛的座长,万千少女拜倒在红绸下哭喊着我们一起生法拉利吧的亲友,跟隔壁那帮疯狂迷恋美少女组合还绑着头带去各种打call的秃顶油腻大叔有什么区别?特么本体是痴汉么!

 

 

这是个秘密。

除了babe大嘴巴告诉了一次大前辈,还差点被光一打死,

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了。

包括Cheri桑。

 

 

堂本光一在家里冲了个澡就擦着头发出来摸出手机。

“Dino桑今天什么时候去啊!”

“放心好了今年Cheri桑的live有新歌发布的Dino桑肯定不会缺席的啊!”

“坐等大大炫富模式开启。”

“Dino大大请下手软一点,还给别人留点东西吧大老远的来排队看Cheri桑都不容易,”

.........................

如此这般。

私信一大摞,堂本光一没回信息,但是嘴角忍不住得意地上扬,把手机丢在一边抱起pan好一阵凶残蹂躏,发泄够心里的激动就随意往边上一丢乐呵呵地去卧室换衣服。

爸爸提前好几天开始兴奋,又到了那谁谁开演唱会的日子了,每次只要能见生人光一爸爸就能满血复活。pan抖落被蹂躏得乱七八糟的毛发,歪着小脑袋看着爸爸的背影,小爪子扒着比自己大了好多倍的三角君抱枕磨牙。

就像是去约会一样。

堂本光一走路上向来擅长隐藏气息,棒球帽拉到眼睛,黑色的运动外套拉到下巴,天色稍微暗下来就是光一自己的饭都看不见。也多亏了这天生的藏身能力,要不然每年蹲守在live的媒记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发现没场演唱会都有堂本光一现身的惊人事实。

堂本光一自己也在这里办过不少次个人演唱会,因而地理方位摸得熟门熟路。他没开那辆扎眼的红法,而是将漆黑车身的保时捷停在隐蔽的巷口,自己拎着一个超级大的帆布包压着帽檐插着口袋叼着票兴冲冲去排周边。

还是舞台剧结束那一阵子的采访给耽误了,没抢到最好的位置,前边的队伍已经老长了。不过今天心情好,堂本光一没有在乎这些细节,脚下加快加入队伍。

这次的海报真的超级好看!会场外的巨幅宣传海报上Cheri桑画着妖娆的眼线,水汪汪的眼睛微微往下看,长长的睫毛投下一小片分明的阴影,微卷的一缕长发搭在锁骨边,只穿着简单的背心牛仔裤,身上是花里胡哨的油彩,握着麦架的手指也是自己涂上的鲜明的亮蓝,偏衣服下摆却露出一小节干净白嫩细滑的腰线。

啊啊啊啊Cheri大大真是美出新高度!!

樱花妹很是端不住地尖叫,对着海报捂心口眩晕状欲仙欲死。堂本光一皱眉嫌吵,矜持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喜滋滋地拿出手机对焦拍照。

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唔换个角度打光好一些.........七八九十十一......

 

“先生,您……”

Cheri桑的饭群里出现男饭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据有段时间的统计显示男饭数量甚至能和妹子打平。毕竟Cheri大大魅力无边吸男饭能力彪悍,还一个个都是比女饭还疯狂的痴汉,这样的情况樱花妹早已习以为常。

但是买周边直接把包一放说这个这个这个装满了的……还真是没几个。

这个年头Cheri桑的饭都是土豪了么??见过all的没见过这么all的啊!

一时间前后排队的人都投来了惊悚而又艳羡的目光。

追星一最记恨别人离你爱豆近,二记恨别人比你有钱。

在一众抱着接下来几个月吃土觉悟的学生党和工作狗中间,这种土豪除了拉仇恨毫无益处。什么人嘛看着穿的普通个子还不高脸嘛……遮的那么严实还低头猫腰怕是个死宅估计长得也就那样吧,要不然就是代购!想乘机捞一把回去就卖钱的那种。想到这里一些妹子的眼神不由得带上些许鄙夷。

想钱想疯了吧就来蹭Cheri桑的热度!回去就要发推谴责。

不管别人心理活动如何复杂,堂本光一拎着半小时前还空空荡荡此刻装满了场刊限量CD海报生写手灯毛巾T恤沉甸甸犹如炸药包的帆布袋兴致高亢地在一众人瞩目中把战利品运回车。座长大人的手臂肌肉不是白练的。结账的时候那个钱包里面满满的万元钞给路人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嘛嘛……多个土豪来养我家Cheri大大也不是坏事……妹子们只能酸溜溜地自我安慰,午餐多来一个布丁也是好的呀!毕竟我Cheri大大是小吃货。

 

在抽票方面,可能是迷弟精神深深打动了系统,堂本光一的手气一向惊人地欧。

中票不说还必定前排小号黄金区域,离Cheri桑的衣角一步之遥,能够清晰地闻到Cheri身上香水的味道。

堂本光一毫无心理压力地在妹子边上坐定,玩着手灯等Cheri桑出场坐姿乖巧。身边的妹子看见自己身边坐着一个男饭还好奇地想要搭话,但是这个人只露着下半张脸,隐约能感觉到是个长得很漂亮的男人,不太爱搭理人,于是随意寒暄几句就转身跟姐妹们叽叽喳喳议论。

如果被堂本光一的饭们看见怕是要哭死,自己在帝剧边上吹着冷风辛辛苦苦坚持不懈蹲着守人还一边刷手机跟那边Cheri的粉丝就历年的撞日问题互撕八百回合鲜血淋漓,这边某人却抱着团扇坐在敌方队伍中间宛如一个合格的小粉丝。

爱豆不争气,你也没办法拦着。还不准你的爱豆饭个爱豆么?也别往Cheri大大身上泼脏水了,你给爱豆花的钱被爱豆拿去养他爱豆,四舍五入你也是追过Cheri桑的饭了。

想想就好生气。

 

 

谁说堂本光一不约会的?

每年Cheri桑的日程不用那边的事务所给会员发通知,自己这边得到内部消息并且为撞日而愤慨的马内甲就会提前跟自己传达到。马内甲从来没在座长脸上看见生气的表情,但也从来没有想过座长扭头回乐屋后锁上门就开始摸出电脑抽票了。

人家不仅约会,还相当规律,季节性分布均匀,地点有时候在浪漫的神宫有时候在酷炫的水槽。

长濑babe说他脑补过头了,天下所有的饭都觉得爱豆是在跟自己一个人约会。堂本光一能有这种想法已经说明是追星到相当魔怔了。

很好,所以既然你能说出这种话,为什么你自己的饭说在跟你约会你还说人家不可理喻脑洞清奇快点回归现实呢?

每次看完live回来堂本光一情绪高昂面对一大包的周边心情还沉浸在见生人的激动中不可自拔,就把睡梦中的babe用夺命连环call闹醒告诉他今天Cheri走花道的时候对他笑了。

不,他看不见你的,这个你自己在演唱会不是做过实验么?睡眼朦胧的babe翻了个白眼。

我在最前排!还对我飞吻!座长大人据理力争,全然把自己s饭时的暴言抛在脑后。

就是双标,你咬我?

今天的堂本光一依旧是立派的云上之人。

 

堂本光一勉强委屈自己跟另外的五万五千南瓜土豆分享Cheri桑的美貌和歌声。

不负众望的,今天的Cheri桑依旧是安定地多变。卷卷的发丝遮住半边脸,怀里抱着贝斯出现在灯光前,纤细的手腕微微抬起,分明是那么娇小的人,伴着贝斯后边的乐队却是万马千军的磅礴气势。

会场陷入癫狂。无论男女,激动地跳起高呼着Cheri桑的名字,绚烂的灯光扫过一张张痴迷崇拜的脸。

Cheri桑和堂本光一同期出道,都在同一时间国民级别的爆红,虽然没有同框和见面,但是从小就是被比较着长大。以至于后来两个人走上各自的事业道路媒体还是揪着孜孜不倦乐此不疲。明明互不相识,却被国民烘托成世纪敌手一般彼此的存在。

音乐天赋无可置疑,还有独特的时尚品味和气质使得Cheri有一种超乎性别的美。Cheri桑的饭无论男女都被业界评论为痴汉一般的存在。对于Cheri在业内独树一帜叛逆挑战艺能界的画风有人鄙夷有人嘲讽,但当你带着所有龌龊或嫉恨的想法来到Cheri的舞台前,他安静地拨弦弹唱,低沉的嗓音流泻出来,你哑口无言。

是被迫征服。

 

有人说过,Cheri桑唱歌的时候,是他自己的世界。你可以在外边驻足凝望,但是你永远走不进去。

他说起笑话离你很近,他垂眸握麦离你很远。

就像堂本光一说的,站在舞台上其实是件很孤寂的事情。灯光聚焦在身上,除了手里的乐器是自己的,你看不见任何人。所望之处是深夜,你不知道该望哪里看,该往哪里笑,该往哪里招手。耳返里能听见导演机械地提醒流程,可唱的人是自己,听的人也是自己。

山呼海啸也离得很远,海潮般涌动的手灯犹如极地星辰,绚烂而空旷。

 

如果Cheri稍稍往自己台下左手边稍稍看一眼,会看见有一个饭在一群癫狂的人当中堪称清流。

不比旁边疯狂到把嗓子跟着重金属打击乐喊到声嘶力竭,而是相当安静地开着手灯注视台上把自己打扮得花里胡哨抱着吉他唱起歌气场强大的的那个人,如果有灯光扫过,能看见这个人的眼神有过分的温柔。

仿佛身边饭们的嘶吼都不存在,好像Cheri只对他唱歌。他就是这么坚定地认同这个事实。

我在和你约会,我亲爱的人。

 

 

全世界,不管是哪一个爱豆,饭圈里必定有一个这样的神经病——人狠,钱多,偏执,饭龄长。

Cheri大大的饭圈里也有这么个传说级别的人物,此人不写文不画图,性别未知,交友未知,职业未知,成为饭圈大大的唯一原因就是有钱。

此人的饭龄可以追溯到Cheri桑刚出道时期,因而推测也应该是Cheri的同龄。每次也不说废话,只是整理Cheri的旧杂旧照旧CD,而且会惊人地发现这些古早物市面上有价无市。没事的时候打赏一些画手数额之惊人以至于让各位大大犹如自己被临幸的错觉。不管Cheri把地点选在什么奇葩地方都能锲而不舍天南海北跟着追,每次live结束晒出来的照片能让人怀疑是不是把人家铺子给搬回来了。人家追星就是买周边买碟买代言,这个人堪称是跟踪狂一般的变态。Cheri说过什么好他就买什么回来,有几百日元的小工艺品,有几百万的首饰,有最近在用的指甲油(据此一度传言此人是女性贵妇),甚至还有节目里面没抓上来的娃娃,这人居然也跑到店里面锲而不舍给抓了回来。

终于有一天在发推晒了一张Endlicheri的鱼缸照后,饭圈沸腾了。

这是真过分了吧,下次Cheri桑说要地皮你还真给他买?有人酸溜溜地讽刺。

楼上慎言,说不定人家真的有这个实力给Cheri买地皮啊!打脸就不好了。

是啊,毕竟是个爱好填写收藏法拉利的人,害怕。

Dino。这是在Cheri饭圈走到哪里炫酷到哪里的ID。

Dino桑是个疯狂的唯饭,攻击一切女友粉cp粉。Dino轻易不在饭圈说话,只是安静地晒晒晒,但是一旦掐起架来让人觉得对面坐着一个不讲道理的毒舌小学生。Cheri在圈子里也是官配和私配多到爆炸,男女通吃。Cheri在自己公司有一个发小,是个叫冈田准一的当红演员,对Cheri温柔到没话说,一度成为正宫娘娘拥护者众多。常年潜水不说话只砸钱的Dino躁动了,在每一条什么255赛高的推下面都进行了极其鄙夷的嘲讽,说他们粉红无脑一个个都是眼睛瞎了吧那个凸额有什么好的,把cp粉气炸了骂回去我们圈地自萌没招人你干嘛上赶着找掐有钱了不起啊真以为自己是大大?可是再怎么掐都没有用,Dino上阵从来不管你跟他回复了什么或者有没有辩倒他的什么极端观点,总之是把自己的一肚子气发泄出来还说准一早不是Cheri喜欢的哪一种类型把一个个cp粉逼得心塞塞。

哦是么,那你说Cheri喜欢什么样的?来自一个Cheri的女友粉兼cp粉,连准一你都看不上那你很棒棒哦。

Cheri喜欢长的漂亮的。Dino难得秒回。你这种把脸涂成怪物的就不喜欢。

啧啧啧真是好大脸,那你就很漂亮咯,盛世美颜吗真是好笑还笑话别人有本事爆照。饭激动到敲坏监盘,怎么会有嘴这么丧的人?!

对啊,就是比你漂亮啊。Dino大言不惭,还相当自信。

嘁吹牛谁不会啊,有本事上照!估计就是一抠脚大汉!

 

可是Dino桑一战成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在这之前Dino只是一个知名贵妇,但经此一役Dino彻底封神。至今都被饭圈供为传说。

饭圈有撕逼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回顾这十几年来的撕逼历程有两大场战役堪称是饭圈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两笔。一个是堂本光一和Cheri两个人粉丝自出道以来长达十几年不曾停歇的战役,以时间跨度长人员涉及广而闻名;另一个就是Cheri桑20岁出头的时候忽然变得叛逆,反抗事务所还写一些极端的歌曲,招来几乎是全国人民的攻击和厌弃,污言秽语袭来残忍地折磨着这个还没怎么长大的男孩,有一些饭也犹犹豫豫选择离开,有的还在咬着牙坚挺地帮自己的爱豆杀出血路但是心里面也在疯狂的舆论下动摇。人们来来往往消费着戾气、话题和少年纯净的心。Dino就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刻站出来了,噼里啪啦横扫一大片,掐起人来都往心眼上戳,坚定地站在Cheri桑的这一边,仿佛是记了小黑本一般就算是在这场风波结束之后还一个个上门掐。Dino给了无数动摇的饭以坚定下来的勇气,以Dino为旗帜重振旗鼓大杀四方。很是奇怪的,被Dino桑盯上的人都莫名奇妙的开始倒霉。有的是电脑被黑,有的是ID被禁。最倒霉的是浑水摸鱼来泼脏水的堂本光一家的几个人,据可靠消息,好像自打那以后这几个姑娘就一路非到底,一次舞台剧和演唱会的票都没中过,被挡在了会场外部不说,后来实在想去见一眼王子殿下都不得不天价从黄牛手里买票心里割肉一般痛苦。

天道好轮回。拜Dino,得永生。

 

堂本光一的另一个秘密,就是他是Dino。

 

待续


评论(50)

热度(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