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 ✨

六本木观察日记


20xx年3月10日
风和日丽,天气晴朗。
昨天头儿刚刚下达的任务,把我分配带这个寸土寸金的富人区。
这年头,都抢地盘抢资源。好在我去年绩效不错,在我们组里面冲到了第一位,比第二名的六子多了有十万块。头儿今年看好我,就把这块地儿拨了过来。
我们工作都看提成。拿的多分的多。能不能得到一块好区域是关键。但是吧这话也说回来了,也不是越有钱的地方越好,这富人区都挺变态的。安保一个个儿做的跟号子似的,小七昨晚说当年越狱都比这容易,反而不容易下嘴。而那些个中高端小区才是真肥肉。我是还想回到原来的那个片子去,不过今年归六子了,我也就不方便去争。再说了六子还等着看我笑话,怎么着也要干票大的。
今天先围着小区转悠了一圈。可不是嘛人人都想当富人。东京地价最高的地方一个电梯都比我卧室大了,进出的车比我之前蹲的那个地儿高了好几个档次,不是一点点的肥了。再羡慕也没有用,还是要摸清楚地形,工作是要紧事。尤其是那些个阳台啊地下停车场啊安全通道啊的都要心里有数。我毕竟是专业的,不能给弟兄们丢脸。

20xx年3月11日
正式在小区里成为了一个保洁员,并且在马路对面小超市楼上租了个小房间安身。
真的有钱人都变态。雇个保洁员还要考察标准语和中学基础知识。弄得我还去找侄子借书熬夜看。鬼知道我小学没读完就出来混饭吃一晚上记住了些什么。而且吧我就搞不清楚了路都是给人踩得至于那么干净?我们老家那泥巴路不照样走么?六子来问我有没有进展的时候我真不好意思说你老哥今天都在弯腰扫地努力工作头都没工夫抬一下。
收获还是有的,卫生组组长表扬我工作认真仔细,假以时日年终评上最佳员工还有奖金的。妈的你当我愿意干活?你就差拿个放大镜扒地上挑刺了老子能怎么办?大老爷们跟个娘们似的磨磨唧唧。我僵着嘴角笑着感谢组长夸奖,可别吧,年终奖拿到的时候我估计也被头儿踢出去了。
不过大楼还有一道门禁,还是密码锁。弄不清楚通行密码还是进不去的。于是今天也没过高要求自己,领着组长发的薪水去见我家丽子了。

20xx年3月13日
头儿今天打了电话,问我进展如何。
好么,小六那边已经得手不少了,直逼我去年的绩效。我这边要再没什么动静怕是年末不好过。
所以今天要加油了啊,争取把门禁密码弄到手。
往日里这个小区人来往的不多,今天扫地的时候看见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围着大楼说着什么,还拿手机拍照。我好奇地多看了几眼,听她们的话好像是说什么明星也住在这里。
我反正是没有遇见过她们说的什么王子。
不过明星就是好啊,住这么好的房子还有这么多小妹妹喜欢。前几天见丽子的时候还嫌弃我没给她买戒指闹别扭。我也是没办法啊不是不给她买,这点钱我还是有的毕竟去年提成拿的多。可是她说的那个戒指是什么偶像组合代言我反正不是很清楚这些事,就俩长得挺俊的小哥。丽子说想要的时候我真的专门翘班去店里,结果那叫一个人山人海把我挤得门框都没挨上。
人和人啊就是这么大的差距。
不过就在我伤春悲秋铲口香糖的时候一个贵妇人歉意地说师傅能帮忙拿一下东西嘛?我一抬头发现这位女士怀里还抱着一只泰迪单手拎了一堆从超市采购的蔬菜水果。
可不就赶巧了?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不麻烦,为业主服务是我们xx物业应尽的责任。我把沾着灰的手往围裙上抹了抹乐呵呵帮人拎东西。
我发誓没有偷瞄也没有默记。毕竟都写在员工守则上的,我背的可熟了。

20xx年3月14日
回头儿那开了会。六子已经把我赶超了。他劫了笔大的,那家就一个主妇在,看见六子进去了直接吓晕过去,丝毫没有阻拦地就被六子得手了。六子还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有道义只劫财不劫色,啊呸,那还不是看这个主妇年纪大了换个独生大学生这混蛋绝对变脸。
我这几天已经在准备家伙了。可是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下雨,下雨天气水管啊什么的都打滑。也有弟兄喜欢这个时候出来摸点,但我不喜欢潮乎乎的天气就现在家等着跟丽子打打电话。我前天把那个项链和戒指买到手送给她了,她很喜欢,还亲了我一大口!我还正高兴呢丽子忽然又说你没有那宣传册?我说什么宣传册,她立即就不高兴了。我绞尽脑汁地想可能她是在说我出店门的时候扔的废纸。我是觉得那玩意占地方就没放,但是这么说她又火了,骂我直男审美要命。……评评理吧……冤枉到不行。
虽然我今天没下手,可是我感觉来了另外一拨人。他们还开着车来的,蹲在停车场出口举着长枪短炮一样的摄像机在等什么。我也是纳了闷了,什么时候干活还要拍照了都是什么新手段高科技?于是我就躲在灌木丛偷看,过了半个小时我腿都发麻准备走人时忽然一个车灯飞快闪过简直晃花我眼睛,还没适应过来那边闪光灯噼里啪啦一通乱闪。估计是那人开车速度太快没看清什么东西,拿着摄像机的男人对着成品骂了一句什么,还踢了身边马仔一脚打道回府。
都什么鬼?我有点蒙,记者?


20xx年3月20日
真他娘的不要在打电话催我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片地儿安保多严实。是金库又怎么样?金库外边还有枪和钢筋混凝土你怎么不看?
在这里潜伏了这么久跟组长关系已经不错,还能出去喝一小杯,没准真的能混出个优秀员工来。我那包麻绳啊锤啊都收在小房间没得机会用,倒是修剪院子的时候不够用了拿过来拼了一截。
不过虽然没有什么物质收获请同事吃饭倒开销不少,我却知道了不少这片富人区的故事。比如那个贵妇人养了个才上高三的小情人,比如B楼的那个天天出来跑步的大爷天天家里儿子女儿在闹分财产,比如那个开玛莎拉蒂的有啤酒肚中年老板外头风光其实都快破产了,就天天扒着这个房子和车舍不得松还是他死去的前妻留下的遗产。
啧啧啧,有钱人也是过的乱。我跟丽子虽然没钱现在落脚地都没有,但是穷开心啊!
哦对,我还观察到一个特别奇怪的人。
怎么说呢,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同行,穿的一身黑还扣着帽子走路还无精打采勾着肩,我这个真扒手差点都条件反射地报警了。心说你走的倒是大摇大摆还若无其事地去开门禁。一开始我当真本着不揭发同行的心理放着小子一马,毕竟看着年轻,还有大好的前途。可是后来发现,这小子还真的是住户。
当时我就懵了。人家贵妇人每天穿金带银,老爷子家里乱成那样出来跑步都是名牌运动外套,那个老板也好歹有个座驾啊就他天天跟个小偷似的还能住这个地?
私生子?商业间谍?牛郎?
不能怪我,电视剧情节听多了脑洞合不住。
没由的,我对这个小子充满了好奇。

20xx年3月23日
我发誓我这次真的是出来摸底然后碰巧遇见那个小子的。
我瞄上的是一家独居的女性。一点多的时候我上了门禁还拎着我的垃圾桶和拖把。一是为了掩饰身份二是为了把工具藏在桶里面。据我所知这位女性今天被男友接到别处过夜,我就来顺手闯个空门。我运用专业素质摸出铁丝和钥匙模板小心撬锁,正要摸出来门道了忽然听见隔壁一点响动,晃的我赶紧收手把门口的垃圾往桶里装。
我没想到开门的就是这几天我一直在琢磨的小子。
“啊……晚上好……”我扶了一下帽檐,这小子就穿了件黑色的浴袍,身材是真的挺好,头发乱糟糟的半吹干,只能勉强看见半张脸,隐约觉得是个长相很突出的人。他也是出门放垃圾,正巧看见我就直接递过来,还狐疑地上下扫描好像觉得我出现的时间有些不对。
“kochan……你干嘛呢?”
正有些尴尬,忽然里面传来一个黏糊的嗓音,估摸着是他女朋友之类的我没细听,赶紧推着小桶撤。小子嘟哝了句什么关门,关上的缝隙我看见玄关门口的车钥匙。
法拉利。
这也是贼有钱的一家啊。我默默记上了小本子。

待续

(脑洞源于吱哟让老爷学他家的保洁人员就塑造了积极上进的大叔一枚)



评论(12)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