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 ✨

六本木观察日记三

×就可能已经没人记得这个坑了,前篇戳文下标题tag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补坟
x可能是疯了吧
×时间细节bug请无视
×祝小偷先生事业大吉早日评上优秀员工

20xx年4月10日
我要向一直报偏见的那位堂本先生道歉,不能以貌取人真是干任何一行都要牢记的至理名言。
傍晚天快暗下来的时候躲在草丛隐蔽处跟丽子通电话。毕竟现在也是有岗位有组织的人,上班时间这点私人电话还是要少接。丽子在乎我还查我岗,我从来不觉得被约束,反而喜滋滋地脸上视频顶着一脑袋蚊虫包向她证明在认真工作没出去乱跑。
有啥羡慕的啊,等哥哥赚笔大的带你回老家,咱们也盖大房子。我拍着胸脯跟丽子保证。你不是还喜欢秋千么?哥哥到时候也给你在院子里面安一个。
干我们这行也有不一样的。六子那种孤独一个人的做起事来没有可顾及的时时刻刻都敢豁出命,伤人的事都敢做。我就不行啊,有着娶媳妇成家立业的愿望目标就一点不敢出事。头儿也感叹说我不如刚下水那会儿有冲劲了,我也总笑着蹲在一块边抽烟吞云吐雾边说没办法啊这就叫幸福的负担。
可丽子才不陪着我伤春悲秋。她今天可忙呢,请了在酒馆的夜班假跟一帮饭圈小姐妹给她偶像过生日。视频那边的KTV包间桌上还放着小蛋糕,电视屏幕在播放我不熟的歌曲。一个真好男人就是在女朋友追星时保持大度不吃醋无条件支持任何看上去毫无意义的活动。而且丽子不也没有完全没把我放心上嘛,能在她追星时间里赏脸关心我一下就已经弥足珍惜了。
只不过在听完我的话后相当饭随爱豆现实派说:“那你赶紧去工作吧,工资也不高,再扣就不剩几块钱了。”
不可谓不受打击。女朋友从来不知道我真正在干嘛,眼见我从司机做到收银员做到保洁最近再荣升兼职保安而已。她男人我重拾起当特工卧底的心情继续忍辱负重拍拍粘在制服上的草屑跑回小区。
你要知道,我们小区治安,在六本木,在东京,那都是数一数二的优秀,每年都要拿流动红旗的。队长每天早上集会都要指着保安室一墙的荣誉挺着肚子唾沫横飞训话洗脑,以加强安保人员的集体荣誉感和敬业意识,昏昏欲睡混进来的我第一次听时想笑听多了也能跟着慷慨激昂挥拳呐喊。职责管辖范围内绝对不能出事,我刚挂掉丽子电话就听见停车场出口花园边上传来争执声赶紧跑了过去。
三个人。一个是住A栋的长岛先生,一个是他前妻,一个……是堂本桑女朋友??
这排列组合是真奇特了。首先是这画面——长岛先生撸着袖子一反平时地产高管彬彬有礼的教养模样通红着脸大吼大叫,元长岛夫人捂着脸哭得稀里哗啦骂前夫没良心,堂本桑的女朋友这个画风看上去总么都有点格格不入的人不知道怎么挡在两人中间了,个子跟长岛夫人差不多高,扶护着女士正合适,对长岛先生厉声说着什么。
长岛先生这点事我也算门儿清,他的家门口我也踩过点,算是有钱人,但见识过堂本家那壕的的程度高管先生这点家底也有些拿不出手了。婚内出轨,四十岁的人勾搭上社长家才成年的千金还多次带回小区,前段时间和原配离婚后社长千金又腻味了和他分手。想要的仕途与金钱都没了,又不支付给前妻孩子足够的赡养费。前妻赶来找他理论时言语激动,长岛桑觉得男人尊严受损便动了手。堂本桑女朋友估计是从停车场出来时撞见了这场面,很是路见不平地过来阻止。不过我也有好些天没见到这个给我留下深刻记忆的小美人了,她来男友家的时间一直都不固定,我还琢磨着莫非跟堂本桑闹别扭,怎么今天又想起来过来了。
我跑过去扶起夫人,高管先生手重,夫人脸颊和胳膊通红一片。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没有经济来源日子看样子过的拮据。离婚前也算是精神勃发,在超市里买高级牛肉时不看价钱起来不比堂本桑女朋友手软多少。好好的贵妇现在无心打扮素着脸出门不说连头发都白了许多。我看着气不过,大老爷们儿打女人算什么事?!正要上去寻理那位小美人却挡在我面前,还在严肃地跟长岛先生据理力争。小美人今天没穿的那么花哨,白毛衣蓝色牛仔裤和板鞋很是英气,半长发扎成两个俏皮的小马尾,依旧棒球帽不离身斜扣着,清朗黏润的声音不急不慢地要求对方认错道歉却又态度坚决。
我自己家务事你一个外人管什么?!
您已经给这位夫人造成伤害和威胁了,公众场合还望自重身份。
你搞清楚是这个女人硬闯民宅纠缠不休!!……站边上那个,就你!你是保安吧?还不把这个女人拉出去?!小心我投诉你们物业!
物业的事归物业的事,您刚刚动手的行为如果不给予道歉和医药赔偿,我也会现在报警。
你!
小美人看着弱不禁风,较真起来却寸步不让。路灯半明亮半昏暗地照着他侧脸,而帽檐又投下来一小片阴影。我围观得有点发傻,一时没察觉长岛先生气急败坏怒火攻心,伸手拎起小美人的衣领就挥拳头。
所以说总有那么些男的表面衣冠楚楚内里都烂透了。对身份地位高的人点头哈腰,扭头对弱势群体嚣张跋扈维护自己那点可怜的男性尊严。打自己前妻就算了现在还想对别人女朋友动手??我一句脏话直接飚出口,忍屁忍啊挨队长骂也不管了,可脚刚抬起来却有个人影比我更快。那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停车场走出来的,抬手挡住拳头反折,弓腿狠狠地往小腹一个膝踢。长岛先生直接就飞扒在地上了,捂着肚子直嚎。我惊呆地向那个动作干净利落宛如专业武打演员的人。嗯,这小两口还真是到哪都丢不掉帽子,不用看脸就知道是谁。堂本桑还是直接把女朋友护在身后单手隔挡的,另一只手还提着好几个纸袋,下巴线条紧绷着明显火大了,一脚踹过去还不尽意又要上前,胳膊被拽住听女友小声说了句别闹大方压制住情绪回来,反复确认好几遍恋人没事才作罢,跟着一块把瘫坐在地上的夫人扶起来。
我大概是保安里面最不合格的那一类吧,活儿让业主给抢了不说业主实力还比你好。我回过神时都一身冷汗,再一次深切感叹幸好没着急对他家下手。要是被这小子逮住了我根本没有逃跑成功的可能性啊!而且最近缺乏锻炼,搬个花盆都能喘……
有的人看上去文质彬彬做的都不是人事,有的人看上去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是正直的热心肠。我看着堂本先生和他女朋友耐心地安慰哭泣的妇人,想起来前几天跟三岛先生午休闲聊时还谈起,全小区最冷冰冰的应该就是A栋的堂本家了。啪啪被打脸,我凑过去也跟着安慰。小美人严肃地劝妇人通过法律手段维权,妇人抹干眼泪良久叹了一声苦笑摇头,鞠躬说给你们添麻烦了谢谢便不甚稳当地踩着高跟鞋一瘸一拐又昂首挺胸地向曾经属于自己家的出口方向走,这世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去反抗的。我没由得感叹一句:“真特娘人渣,老子要是娶媳妇了疼她都来不及,哪里舍得弹一手指甲啊……”我自己碎碎念着也不知道搭错哪根神经相当自来熟地跟堂本桑努努嘴:“可别学人家欺负姑娘啊,女朋友这么优秀好好珍惜哦。”可不是嘛,勇敢温柔三观正长得还漂亮,上辈子得积攒多大福气才能遇到这样的女朋友哦。当然我对丽子的心必须天地可鉴,小美人再漂亮……那我也是坚决不会动心的!
堂本先生脸上神色变换莫测,小美人反应过来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调戏地手肘倒了一下他腰间说听见没。堂本先生很无奈地回答你不欺负我就算了,我哪敢欺负你呢。我注意到他提的纸袋里面装着的蛋糕,讶异地询问谁生日吗?小美人跟我也算见过几次面,刚才的事情后也熟稔不少,大方没掩饰地告诉我今天她生日。
那我就懂了嘛,肯定是接过来跟男朋友一起亲亲密密吹蜡烛再来点红酒牛排啥的……肯德基??
我有点犯傻地盯着堂本桑袋子上面熟悉的接地气的平民标志。
不过跟丽子偶像同一天生日的人还蛮多的哦。我跟小美人说了生日快乐,小美人笑眯眯说了谢谢,就被男友伸手搭肩半搂在怀里一起回家。她还偏头跟男友说了什么笑得花枝乱颤走路不稳全靠对方有力的臂膀稳稳支撑,背影互相依偎重叠着尤其温馨。
有悲哀发生时也总有幸福在延续。我也真诚地希望我跟丽子,这小俩口都能开心安稳地在一起。

20xx年4月15日
这个月我的绩效纯用物业奖金抵掉了。好在我过往业绩积攒的高,缺着一时半会的的成果也不大影响成绩排名。而且奖金也算我这段时间有所收获了,总不至于和其他街区弟兄一样一点儿钱都没弄到手。
不过从前些日子开始就总有类似狗仔队的记者联系我,要我帮忙看人,只要提供信息就给我丰厚的报酬。可别了吧我自己闯空门的资料都搜集不全了还帮你??我推辞了站在栅栏外面努力递名片的小记者,接着帮广濑太太修扫把柄。
我是真不明白这些人老盯着这附近干嘛。在这呆那么长时间了也没见着发生了什么新闻啊。唔当然一向只看国家台新闻其他什么娱乐咨询知识相当匮乏的我本人也没什么发言权。如果毛片女优和写真模特儿站面前我大概还能一把叫上来名字,除此之外的其他人就真免了。

20xx年4月17日
天杀的谁能把六子带走啊,给你这片防备得跟铁笼子一样各家都自带密码锁的高级公寓楼你偷一个给我看看?
站着说话不腰疼,爷当年称霸平民楼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颓着呢。

20xx年5月2日
生活无聊,只有听送海鲜的独居老大爷讲创业史和蹲在保安室偶遇小美人有点意思。
小美人来见男友的规律我也算摸索出来了。周二一定来且都是两个人一起,周五周六选来,偶尔会自己开车。
我也不大弄得清楚两个人的工作,有时候就像同事一样的同步作息,有时候又互不干涉好像各忙各的。堂本先生也不是一直都在双子楼呆着,一个月里总会消失那么几天,我猜是去女朋友家或者别的房子里住。
就不能定居吗?谍战似的来回跑物业费多高啊,有钱人闲得烧钱玩。
当然,真不是我对小美人有什么非分之想,等你天天绕着小区巡逻日复一日见着淘气的孩子和五六十岁社长才会明白见到一朵娇花心情能变得多美妙。

20xx年5月10日
今天出了大事,明天记吧。

20xx年5月11日
昨天地震,难得来个大的太吓人,好在这边建筑质量好没出大事。
保安队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的。队长带着我们抱起乱跑的孩子们去宽敞地带避难,守在安全通道外迎跑出来的住户。老大爷吓得不轻,我扶出来时坐在椅子上直哆嗦。贵妇出门公干,包养的小情人正在家睡懒觉只穿个睡衣就跑下楼,反应过来把宠物狗落在家时脸都吓白。要不是三岛拼命拦着这穷学生怕不是能重新跑回去。
丽子正在帝国剧院看舞台剧,很快地不等我问就发短信告知平安,只是她偶像的舞台出了状况现场也很慌乱。我蹲在通道门口接了大概四五个住户后看见堂本桑的女朋友掺着一位老太太走出来。老太太行走不便整个身子都架在她身上,我赶过去接过重量,小美人也吓得不轻跟着我出去,一路强装镇定罢了。她见到花园广场都是人就摸出来口罩戴上,本来脸就小这一下更看不见了,就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她是为数不多逃出来还记得挎个包的,我正惊疑,那包敞口探出来小博美的脑袋四处看我才恍然大悟。小博美被放出来透气一直往她怀里面钻,窝成团被抱起来才安心,看样子也受了惊吓。小美人也不往人多的地方去,顺着小博美的毛发一边一直举着手机焦躁不安地打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劈头盖脸问“他人呢”“没受伤吧”“严重吗”,得到回复后稍稍安心。她察觉到我在观察,没等我尴尬移开视线掩饰心虚径直走过来说:“吉田先生刚刚是说要去帝国剧院吗?”
我没想到她也注意到了我的通话,疑惑地点点头。小美人松了口气把小博美放回黑色的挎包内,提出可以顺带送我过去,但是想要我帮忙开一下停车场的电闸门。我看她样子当真挺急的,队长也没有太限制这一点,便犹豫了下说你跟我来。
我真的鲜少见到有女生开越野的。我本来还以为她是要我帮忙开车的意思,可偏她坐上去操作顺畅流利一点违和感都没有,我也弄不大清楚这重卡到底是她自己的还是她男朋友的了。小博美在后座位蹦跶,很是想爬到前面赖着主人。
我见了丽子不到一个小时就被队长紧急召回协助小区环境修复了。丽子见到我没事也松口气,但是还为她偶像揪着心。听她说舞台剧到一半就终止了,偶像握手送观众离开。我安慰她只要人没事其他问题就都能解决。
小美人是把我放在了帝剧正门,自己一拐又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直到晚上十二点多才跟男友开着那辆越野回来。我打着哈欠看监控,照例是堂本桑停车,小美人先下来等。小博美早趴在她臂弯间睡沉了。五分钟后两个人说着小话走出来,我缩着脑袋躲在窗户遮挡后。小美人没再戴口罩,半长发扎起,从值班室的窗边走过。我忽然就有了一种强烈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在堂本桑女朋友开车的时候就有了。那时我还盯了她侧脸看了好久,口罩遮挡得严实,但我就是莫名确定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
小美人身上好闻的香水味飘过,刚刚走过去的那短短几秒在脑海里细放到帧。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她脖子中间……好像有一点不正常的凸起,四下没人时跟男友说话的嗓音也显得更加沉郁。我忽然脑子一嗡,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堂本先生的恋人……是个男人?!

评论(29)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