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文章汇总戳tag“Monday的胡言乱语”基本全在,产出只能老福特内转载谢谢谅解
希望戳进来的每一个你都能在这里得到开心
说万字就万字,说失踪就失踪
从来不是什么正经写手,相逢即是缘特别好勾搭
最讨厌星期一了

【KK生子】父亲节的小番外——有关礼物

(顺祝全天下的爸爸们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虽然好像晚了点)
老规矩,朋友们,答应我,避雷好吗?🐬


如果时间有可能倒流,堂本佳茉同学很想能够回到那些被自己打哈欠睡过去的美工课,重新用十二分精神去专注学习野田老师教授的课程。
不然她也不会落得个在周围小朋友都兴致勃勃动手制作礼物时自己只能脸朝下扒桌子上对着彩纸剪刀橡皮泥发呆的境地。
“茉酱是睡着了吗?”小同桌真麻还担忧地用胳膊肘捅了一把她。不愧是模范小班长,不到半会功夫就做出了可爱的卡片小人,连祝福语都写得有模有样,估计等会完工后就会被野田老师拿去作为范本作品夸奖。
而且桐原君已经在及时地捧场惊呼赞叹真麻的灵巧手艺了。
佳茉坐直小腰板胡乱在桌上摸一通,含糊不清嘟哝几句没睡没睡这就做,左手捏着彩纸右手抓着剪刀大脑却一片空白。哗啦啦扑腾半天动静折腾得倒大,可惜进度依旧为零。
老师们给了好几堂课时的时间让小朋友们自由发挥创作,很多同学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他们把待完善的成品放在小篮子里,小心翼翼收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小抽屉格子,才喜滋滋跟着家长回家,等第二天上学接着完工。所以野田老师在边上整理卫生抬眼看见佳茉第四次把空荡荡的小盒子塞进抽屉时,忍不住走过来问:“还没有思路嘛?”
这个丫头一向是个鬼马精灵主意多的,组织集体活动时总会蹦出来许许多多让大人们都意想不到的点子。可现在一个小小的礼物设计却让小姑娘犯了难,全程只顾着抓耳挠腮对着天花板思考人生了。野田老师难得看见学生发愁的模样,或者换句话说佳茉就差在脸上写个问号了根本叫人无视不了。
小姑娘蹲在抽屉面前认真地叹了口气,摇摇头也不说话,漂亮的五官拧着,宛如遇到了重大人生命题的哲学家。
“也不用太着急啦……只要是佳茉用心做的都好啊!”野田老师安慰学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她隐约能察觉到学生家庭环境有些特殊,看见孩子低沉的样子靠脑补想像出来一堆父母吵架等家庭剧情节。也是,如果父母关系有什么问题,在这个敏感的时节孩子的确会受困扰,不如普通孩子来得自然。
果然,佳茉勉强呲牙露个笑脸,说句老师再见就背着小书包噔噔跑出去找她姑姑了。



的确很困扰,的确跟别人不一样。
毕竟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两个爸爸要过父亲节来着的。



她给刚爸爸和光一爸爸送过生日礼物的。而且由于光一爸爸的生日时间特殊家长都在工作彼此见不着面,她还会悄悄拜托刚爸爸帮忙转交以免错过时间点。也就是一副普通的水彩儿童画,却被刚爸爸恶趣味地混放进礼物袋子里在舞台上当着几万人的面珍而重之送出手,还再三强调说不能拿出来看。她本不知道光一爸爸喜不喜欢,因为过几天见到面时光一爸爸只是把自己抱起来亲一口说了谢谢而已,等后来她从野田老师和同事叽叽喳喳的八卦中听到才得知——那天光一爸爸收到第二个神秘礼物时笑得很开心很开心。
可这是父亲节哎。
不是生日。
还是两个。
要一视同仁的吧?
聪明的小脑袋瓜奇异地打结了。
小同学扒在自己卧室的地毯上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漫画,手指挑开小书包盯着里面的彩纸剪刀,打了个滚敞着肉嘟嘟的小肚皮四肢乱瘫。pan从客厅跑来挤开卧室门跑到身边找她玩,小主人却一点搭理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大眼睛睁得圆溜溜瞪着床头上的日历。
就在pan都无聊地快要蹲在边上睡着的时候,佳茉忽然一个咕噜爬起来了,光着肉乎乎的脚丫踩着地板就往屋外跑。
刚爹地还在书房忙工作不能打扰。
因此堂本小同学灵巧地拐了个弯垫脚拧开了健身房的门把手。

倘若造人之初光一爸爸贡献了一条不一样的染色体把自己生成个男孩身,她可能刚会爬的时候就被光一爸爸送去健身训练了。
这不是她说的,而是刚爹地埋怨光一爸爸健身过度时给予的评价。
原话是——大概两三岁就会放在地上往下咕噜噜滚了吧?
要真是那样,她哪能像现在这般扒着健身器材探脑袋,卧推的光一爸爸扭脸看见自己唬一跳还说赶快让开点别砸到了?
怕不是早就被提溜着后衣领扔去跑步机锻炼肺活量了。
小肉团子一屁股坐在光一爸爸腰上,扳着爪子帮忙数数。
1,2,3,4,5,3,4,5,4,5,2……
我爸爸身体好,一次性能做五个卧推!一次在学校小孩子们聚众斗嘴炫耀家长时,堂本小同学站在滑梯上喊得理直气壮。
“我想要什么?”堂本光一用毛巾擦汗拧开杯盖灌蛋白粉饮料时莫名其妙地看着盘腿坐在长凳上抠脚并投来期冀小眼神的女儿。
“就是跟圣诞老人许的那种心愿!”小朋友划重点,水润光泽的大眼睛贼闪。
座长先生的脑回路诡异地梗住了。
因为他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条件反射性脑补出来的少儿不宜画面实在不适合说出口。
“……新的蛋白粉?”堂本光一强行拧着打弯的舌头摇了摇杯子,还单手插着腰宛如一个合格的代言人,“或者游戏排名能提升个……你不能玩哦!小孩子早点睡觉!”


所以当堂本刚走出书房腿被小茉撞了个满怀不说还眼见着她嘟着包子脸跑回卧室关上门时,他根本不用去进行儿童心理探究实践就直接了当找到光一问
——"你又哪儿惹到她了?"



一个爸爸要蛋白粉。
一个爸爸要吉他弦。
可是我只有彩纸橡皮泥剪刀。
小丫头半夜两点烦躁地睡不着,从被窝爬起来抓起床头柜的小猪存钱罐晃了晃,抠掉底部塞子全倒在地毯上盘腿坐那数。床边睡着的pan被惊动,也好奇地凑过来跟着数。
小猪崽子里面装的是梦想资金,长大了用来买钢琴的。
100,200,300,400,500,400,300,400,500……
加加减减一堆,她掰着手指算半天也超不出500这个数,但也心知肚明自己估计可能大概是算错了。
可就算数对了……那也明显是不够买东西的。




野田老师举着铃木真麻的手工卡片在全班夸奖时,堂本佳茉依旧趴在桌子上对着自己的小空筐子发呆。
送礼物送不过家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她以前在家里乱扒着当探险游戏玩时,耳边被跟着收东西的家长念叨的标准句式是——"这是你刚爹地给我买的护发套装""这是你光一爸爸当年搞丢了的手链,原本还是我的那条呢""悠着点跑什么跑把那个画板放下!"
这还不算最悲催的。想当年自己更小一些时把一个星象仪抱怀里玩结果失手掉地上了,光一爸爸黑脸了好长时间还是小惠姑姑帮忙教训说多大人了还跟小孩子计较。这一事件被刚爹地当成梗嘲笑了好久,每年都要说上个七八回吧?
钱财比不过,心意也比不过。堂本佳茉站在客厅盯着多出来的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dyson还扒了标牌努力辨认超出自己认知范畴的数字……抱着储钱罐灰头土脸钻回卧室打消了溜出门用购买力简单粗暴解决问题的念头。
也是,她的爸爸们要啥啥不缺的……睡不着的第三个晚上,堂本同学踩着小板凳摸出了黏土教学书。搬椅子的过程中还特别眼神不好地踩到了pan的尾巴。pan当即就惊恐地惊跳起来对着空气一通乱咬,佳茉也被她绊了一脚结结实实摔了个脸朝下,两小家伙纠缠着闹在一块折腾好半天不消停。


"下次不要让pan跟她睡一屋了吧?大晚上的还能闹腾?"隔壁主卧室的大人被动静吵醒睡得迷迷糊糊抱怨着,还踢了一脚仍然拿着手机打游戏的枕边人。


可就算再磨叽,日历也是要被一天天划过去的。
一放学真麻就举着漂亮的小卡片递给妈妈看,喜滋滋说老师都表扬了哦!小惠姑姑正巧在和铃木夫人聊天,看了一眼也跟着夸赞真麻太有心了,扭头功夫却瞧见自己侄女低着头闷闷不乐抱着小书包不说话不吭气,和素日里叽叽喳喳的小麻雀形象判若两人。
"小茉没有做小礼物吗?"小惠姑姑揉了揉侄女的脑袋。铃木夫人从别的家长的闲言碎语中听说这个学生家长关系不大好,所以平常连接送都很少,因此看见小茉没精打采的样子也很识相地提前告别领女儿回家。小丫头胡乱点着头被姑姑牵着手,眼睛盯着地上的砖块也不和大人交流。堂本惠看出来孩子心情不振,便哄说姑姑带你去吃甜点好不好。小佳茉的沉郁心情没有持续太久,很给面子地答应,只是嘴角一直都翘不起来。
礼物给不出手是一方面。
她跟同学吵架了也是一方面。


"咦?佳茉同学吗?"铃木夫人好奇地反问一句,对女儿说的话难得有些不敢相信。毕竟那孩子看上去温柔可爱,一点没法让人想像发脾气是个什么样子。
"是的呀,老师都吓一跳哦!"真麻学模学样,回家路上跟妈妈连手脚带比划地还原现场,"桐原君说茉酱做不出来手工是因为她爸爸妈妈都不疼她,做了也没法送。茉酱就生气了,滨田同学还要揍桐原君呢。"
一向乖巧伶俐不需要大人操心的孩子骤然发了大火,野田老师和园长都措手不及。小孩子的恶意说有意也无心。同学之间平时都是会互相比较着的,佳茉相貌脾气出身都是出类拔萃出挑的,有人喜欢就有人嫉妒。再加上从家长那里听见的些许闲言碎语,桐原君想在真麻面前出个风头就言语中伤了另一个女孩子。可没料想到的是佳茉是个烈脾气,素日里小争抢都不计较,但涉及到亲人便半分不肯让步,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口才和气势,蹬着板凳就过去劈头盖脸怼了一通。
末了被老师拉开时还丢一句“你们懂个屁!”


的确,你们懂什么呢?从野田老师莫名其妙怜悯的眼神,到家长们的窃窃私语,到同学间暗戳戳的孤立,这群人自己都不一定过得多圆满了,哪来的空闲操心我?
或许是天赋,她擅长看懂别人的心思。堂本家的孩子从来没有自怨自艾的打算,乐天派得很。除了做得有点丑的礼物,这世界上没有能让她烦忧的事情。
搞笑了,我爸爸工作忙而已,谁说不疼我了?天天来接送又怎样?回去就不会吵架吗?
她的光一爸爸会陪自己看动画片;
她的刚爹地会给自己做好吃的甜点;
她的爸爸们不管有多忙都会每晚带自己下楼在小区散步——他们在后面,自己牵着pan在前面。
“我一定要做出来让老师夸奖的小礼物!”真麻握着拳头跟自己激情立志时,佳茉才豁然明白了些困扰自己的多日东西。
是父亲节哎。
她又不是要夸奖。
她只想让爸爸开心就好。



“睡了?”
“是啊……前几天都不知道在折腾什么没睡好,这会累了倒床就着。”堂本刚确认了女儿睡眠才从小卧室回来。他本来还想把pan抱出来免得再折腾,可看见两个小家伙累得不动弹也就作罢。
闺女近日行踪诡秘,一个人也不知道在那捯饬什么。他想去问却被光一拦住,说孩子有秘密就别多管。
“万一她抱着钱罐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堂本刚还直截了当问光一。
“那也等她攒够门口的电车车票钱再说。”堂本光一相当清楚闺女那点私房钱有几斤几两,面不改色心不跳。
可那个传说中的小猪崽子储钱罐今天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枕头下面,还把刚躺下去的堂本刚硌得直接撑坐起来了。他揉着后背掀开枕头,把小猪拿起来瞧:“什么情况??”
堂本光一用微弱的视力辨认了一下,同样懵。
“……晚饭前看见她在床上玩……忘在这了?”王子爹努力复原剧情。印象里他好像看见丫头撅着屁股在大床上忙活半天,感情在这藏宝呢?他接过来晃了晃,里面转来硬币声和重物块声,盖子口还夹了张纸。
上注——蛋白粉,弦,资金,节日快乐!
下补——光papa不能再搞丢!
节日?什么节日?堂本刚和堂本光一面面相觑,把盖子扣开往被子上倒,掉出来零零碎碎的硬币和一个……太阳黏土。
堂本同学的手工课的确都是混过来的,很值得被野田老师点名批评树立反面教材。
批评就批评吧,过节又不是交作业能让爸爸们开心不就行?
感恩爸爸们给她生命,感恩爸爸们对她倾注的爱。
堂本家的务实精神贯彻落实得很彻底,彻底放飞自我的佳茉直截了当上交最心爱的小猪崽子,和一个尽力完工但依旧表情一言难尽的太阳公公。


圣诞节的确可以不需要。
但是父亲节还是……可以考虑保留一下。
堂本家的清醒布局调了个个儿,换成大卧室的人互相瞪眼睡不着了。
人生成长至今,第一次被提醒,原来他们已经是有资格过这个节日的人了。
堂本刚的嘴角忍不住有点抽,但依旧板着脸说:“……够买吗?”
“……大概……半包?”堂本光一同款要笑不笑的僵硬表情。
三秒钟之后两人同时出手,丑兮兮的小太阳被堂本刚眼疾手快抢走,光一的手稳准狠啪在了来不及撤走的手背上。
“反正你拿着也会丢啊!接着接着,都是你闺女给你的。”堂本刚把零钱拾掇拾掇连带着小猪崽子一块塞过去,因幸灾乐祸而翘起的嘴角根本挡不住。



“10元?”
堂本佳茉噘着嘴,嫌弃小额硬币。
不了吧,别人家送完礼物第二天都还能被亲亲被谢谢,为什么轮到自己就是老爸端着已经送出手小猪储钱罐还进行人生教育?
我说不要夸奖,你还真不给我夸奖啊?
“要继续积攒,送别人东西也要考虑到实际使用情况。”堂本光一蹲在面前把空了的储钱罐还回给闺女,还摸出来硬币示意丢进去。“不过下一次打开等个五年吧?说不定会攒钱很多呢?”
传说中的从零起步?
而且怎么可能攒很多啊就你们给的这点零花钱?!还不给涨的!
佳茉嘟着包子脸,腹诽着把硬币扔进去,抱着小猪崽子重新摆回床头。堂本光一看着小团子的背影,忽然笑了笑,拍拍腿起身,去厨房帮忙准备早饭。
等五年以后打开,小家伙估计会被里面铺上的一层厚厚的十万元纸币惊呆的。


当然,到时候堂本光一只会承认,这只是个想看那一刻闺女表情的恶作剧罢了。













评论(31)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