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 ✨

堂本光一的自作词曲歌对我而言有一个特别奇妙的点。

如果对不是对他熟悉的人,或者只是一个一知半解的人而言,其实会很容易留下这个人自律又冷情的印象的。这个印象是哪怕知道他个性的人也会有不大容易躲得掉的固有认知。他很毫无疑问有着超高的自律性,全身心投入在工作中,紧密协调身心,如同高效机器。路人很难想象这样极其优秀的人去对另一个个体产生心动产生奋不顾身爱情是什么样的情状。

因为他好像连情感都能精确掌握住一般。

但是那些歌也就美在一个完美人物的失控上,失控到这些作品从笔下流泻出时本人甚至无所察觉又更无法控制的地步。

他会有感情,甚至比常人更疯狂且孤注一掷;
他会奢求一种亲密关系,甚至与脸给人的刻板印象相反的痴情专一;
他会有人世间烟火气,甚至比别人幻想中更要小心翼翼珍惜对待在意的人。

我一向擅自地认为情到曲自和 ,这是连文采和乐理雕琢都无法代替的核心。可人不也就是寻求共情的生物吗?一首优秀的歌曲,在已经用最浓烈的人类情感淹没口耳鼻息时,那把浮夸配乐都丢开也都无所谓了。一个真正的他站在面前,没有任何掩饰的外壳,给别人以共鸣,给自己以发泄和解脱。
所以第一次听他的一些曲子时,脑海里闪出的第一印象是——憋坏了。
作者憋坏了,听众也憋坏了,而艺术效果其实也就达到了。

满则溢——坐在图书馆里对着成千上万优美词句背诵的人也不可复制其中的句子和曲调,可能也只有这样沉重辛苦到常人无法同等回应程度的感情才能给身边那个看上去抓不住的人带来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哀而不伤,痛而不绝,没安全感的人们凑在一起跌跌撞撞行走。带走巫子发带的武士从来不是徒增唯美的落樱,他能握住刀柄披荆斩棘,生长为守卫在神社边岩石缝隙间的野雏菊。

评论(9)

热度(147)